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5th Sep 2014 | 生活點滴 | (226 Reads)

      日前有兩位外國朋友來澳門探訪我,他們告訴我,他們計劃在澳門好好地玩上兩整天。收到他們來訪的消息時,我內心除了感到非常高興外,還是有些發愁,因為兩天時間雖然只不過短短的48小時,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帶他們到哪裡去遊覽和消磨時間。

      我雖然在澳門居住了長達幾十年的時光,但是由於我在日常生活中,除了去幾個相熟的飯店吃飯外,基本上是兩點一直線地在辦公室和住所之間穿梭。我從小時候開始就不愛逛街,近年來對購物更是不感興趣。所以在工餘時間都是以看書報、聽音樂或約三、兩知己朋友在家聊天來消磨的。再說在過去十年中,來澳探訪我的朋友多數都會對澳門的娛樂場所感興趣,所以我除了請他們吃飯外,是不需要帶他們去逛街的。但這兩位朋友在沒來澳門之前已告訴我,他們曾去過美國的拉斯維加斯,他們對賭博並不感興趣。不過他們說他們對拉斯維加斯的大型節目表演(Show)很欣賞,所以要求我為他們安排去看表演。其實我也曾多次去拉斯維加斯,並且也非常喜歡那邊的大型節目表演。所以那天我在安頓好他們住宿後,向我的秘書詢問澳門大型娛樂場所節目表演的情況。

      我的秘書很快給了我回覆。令我驚奇的是,那天在澳門的確有很多Show,如李雲迪的鋼琴獨奏等。但是一則這些表演並不是我朋友們心目中的大型節目表演,二則和我們吃晚飯的時間亦有衝突。而朋友們表示情願品嚐美食,亦不願去欣賞他們在很多其它地方都能聽到的音樂會。因此我在最後只能挑選了一個晚飯後10點鐘的名為惑》的成人show。不過,當我拿到惑》的入場券時,我心中突然有一些擔心和為難。因為從這場show的名字看來,我怕它是色情的。雖然我的那兩位朋友都是上了年齡的老年人,而且他們當時也沒有反對之意。但是我總覺得如果因為帶他們去看色情類的成人show,而引起他們的反感,那麼還是會令我感到很不好意思的。

      在那一刻,我記得大概在30年前左右,澳門當時唯一的賭場曾辦過來自法國巴黎的成人 show。在那個show裡所有跳舞的女郎都是全裸的。雖然那場show裡面並沒有猥瑣、下流 、低級趣味或令人噁心的動作,而且整個節目的藝術性還是非常高的。不過每當我和來我們工廠購買我們產品的客戶們提出要求要去觀看那場show時,我的心裡是會覺得有些為難。而在陪客戶們一起去觀看節目時,由於他們大都是男士,所以我還是覺得有些尷尬和不自在。不過我又想在那種高級的大型娛樂場所裡的show,一般是不會是太低級趣味和令人充滿噁心的show。因為相信如果真的是這樣的show,澳門政府也不會批他們演出的。

      那晚,我們在澳門晚餐後,駕車去了氹仔。正如上述,我現在除了去相熟的飯店吃飯或在辦公室和住家之間穿梭外,已非常少去別的地方。當然我對於氹仔近年來的迅速發展是有所聽聞的,但是因為我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過橋去氹仔辦理,因此我在過去10多年中是很少涉足氹仔但當我們的車輛開到西環大橋的橋頂時,我突然聽到坐在車頭的那位朋友的驚嘆聲。那位朋友回頭催促坐在後座的另一朋友趕快回頭看澳門的夜景。她說“我曾在90年代初來過一次澳門,那時我覺得澳門很小,也並沒有覺得澳門美麗。但想不到20年之後,澳門變得如此的漂亮,也似乎變得很大了。”。在她的讚嘆聲中,我和另一坐在後座的朋友,也回頭朝澳門的方向看去。坐在我鄰座的朋友也和坐在前座的朋友一樣,即時發出了驚嘆聲。他大聲地說:“真是太美了。我一直覺得香港的夜景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想不到澳門的夜景也這麼漂亮。而且我覺得澳門的夜景除了漂亮以外,還給人一種平靜、安逸和怡情的感覺。”。

      在那一刻,我也回頭觀看了澳門半島沿海的夜景。其實我在晚上很少過橋去氹仔,就算過橋也不會刻意地去觀看兩岸風景。但是這一次在朋友的驚嘆聲中,看到的澳門沿海的風景,心中對此迷人夜景也感到特別的歡愉。那位朋友沒有說錯,澳門的夜景除了美以外,更給人一種特別平靜、安逸和怡情的感覺。我內心突然對朋友稱讚澳門的說話,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和驕傲。其實我很多時,對自己的內心常常存在對澳門情有獨的感覺感到很奇怪,因為其實我先是成了香港人然後再成澳門人的。我是在多年前,以香港人的身份到澳門工作的。但是現在我的內心對澳門產生了特別深厚的感情。當別人問我是什麼地方的人時,我一定說自己是澳門人,並在心中把澳門放在了第一位。

      大約在10分鐘後,我們來到了氹仔。由於我無論在白天或夜晚都很少踏足氹仔,所以當我看到一幢幢五光十色的高樓時,內心也很震驚。記得我剛到澳門時,澳門和氹仔之間雖然是一水之隔,但是卻還沒有建橋樑因此當時要來往澳門和氹仔之間,必須依靠渡輪而當時的氹仔不要說沒有什麼高樓大廈,在氹仔居住的人口也極少因為對澳門居民來說氹仔就是鄉下的一個小村莊。氹仔的發展是始於1970年後的第一座大橋建成後但是當時氹仔的發展還是十分緩慢的直到90年代初,才陸續有澳門的年輕人搬往氹仔居住。當然在第二座和第三座澳門與氹仔之間的大橋建成後,氹仔才逐漸變成了一座高樓林立的澳門居民的住宅區。

      在澳門博彩業開放後,各大國際知名的娛樂公司,紛紛落戶於路環島和氹仔島之間的填海地。在過去數年中,在那些土地上,掀起了大興土木建大型娛樂場所的熱潮,因此路氹城逐漸地形成了。路氹城一反過去夜晚一片漆黑的情,現在是到處都是五光十色和金輝煌的大型娛樂場和世界著名的大酒店。由於我甚少踏足路氹城,所以看到那麼多的五光十色的高樓大廈林立在面前時,我好比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而我內心的震驚程度是非常巨大的。我告訴在身邊來訪的朋友們,路氹城對我來說有點遠,所以這裡的一切對我都是非常陌生的。我的那兩位朋友聽了我的話後,都露出了非常驚奇的表情,因為他們都生活在大城市中,在他們居住的城市中,上班、出外購物或吃飯花上他們大半個小時或以上都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他們無法理解我會感到由澳門到路氹城是遙遠的。看著他們驚奇的表情,我迅速地補充說,其實從澳門到路氹城之間的路途確實不遠不過我對澳門的娛樂場所並不感興趣,因此我並沒有要過橋到路氹城的理由。

      10點前我們來到了惑》表演的場所。進入場子後,我發現裡面的裝飾,除了正中間有一舞臺外,不像是一個表演大型show的場子。這個場子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燈光灰暗的酒吧。坐定後,我環顧場子一周,發現場子幾乎都坐滿了,但是坐在場子裡的絕大部分的觀眾都是年輕人,而我和我的朋友可數是場子裡的唯一三個老年人。10點鐘,表演開始了,這是一場以唱歌和舞蹈為主的表演。雖然舞蹈家們的衣著都很性感並充分顯示了舞蹈家們的年輕、健康和優美的體態。但是無論從他們的衣著和他們舞蹈的動作都沒有任何猥瑣、下流、低級趣味或令人噁心的動作,相反的,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充滿優雅和美麗的感覺,也極富藝術性。特別其中由兩位男女舞蹈家們合作的三個節目更是特別的精彩。他們的表演引起了全場觀眾的歡呼聲和叫好聲。我從來沒有想到澳門有此高水平的富藝術性的表演,我為此感到驕傲和高興。

      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餐後,我帶兩位朋友去了位於澳門著名歷史城區的大三巴牌坊、澳門大砲臺和澳門博物館。澳門歷史城區是由22座位於澳門半島的建築物和相鄰的八塊前地所组成,大三巴牌坊是最具代表性的澳門八景之一。澳門歷史城區在第29届聯合國教科文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的2005715日會議上,正式被列入《世界文化名錄》,也因此成為中國31處世界遺產。參觀完後,我們一起品嚐了澳門的葡萄牙/葡裔土生的菜餚朋友們對大三巴、博物館和葡萄牙/葡裔土生菜都讚不絕口。由於我的兩位朋友都是學問高深的學者,所以那天晚上,我召集同濟的學生們和他們一起吃晚飯。我的那兩位朋友在晚宴上詳細地了解我們同濟慈善會的運作和我們的理念他們在晚飯結束後恭喜我,並說,我們同濟的學生都很優秀。當然,他們的話令我很高興。而最令我感到鼓舞的是,他們認為我們同濟慈善會著重培養青年才俊,是有益社會的大好事情。

      在他們離開澳門的那天上午,我們去了位於路氹城的大型娛樂城威尼斯人。我曾在多年前威尼斯人剛開幕後不久,和朋友一起進去看過一場美國MBA籃球賽和在威尼斯人裡面的聖馬可廣場逛過當時感覺裡面特別大而且賭場、飯館和商店林立,除了走得特別累外,還感到看得真的是眼花撩亂。這一次和兩位朋友再次回到威尼斯人時,發覺裡面的商店和飯館比上一次去時更多,我和那兩位朋友簡直就像是走入了迷宮。為了找到威尼斯人娛樂城中的聖馬可廣場,我們在裡面還迷了好幾次路。威尼斯人娛樂城中的聖馬可廣場是一個位於室內的模仿歐洲水城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而這個室內聖馬可廣場旁邊也造有一條人造小河,河里還有供遊客乘搭的遊覽船隻貢多拉船。在友人的要求下,我和他們一起趁興乘搭了貢多拉船。我曾多次在水城威尼斯乘坐過貢多船,但是由於每次都是在烈日當空的情況下乘坐的所以這次在室內的人造河中乘坐貢多拉船的確是別有風味的。

      友人們預定下午3時半離澳,但我和他們一起午膳後,才只是下午2時左右。雖然我的朋友們對賭博並不感興趣,但是為了消磨時間,我們進入了和我們午餐位於同一酒店的娛樂場。我已很多年沒有涉足賭場。進入賭場前,我心想下午2點還是午飯時間,賭場在這個時候應該是不會有很多人的。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娛樂場中卻是人頭湧湧、擁擠不堪,而且裡面幾乎清一色的都是我們中國人。更令我驚奇的是,當我走到賭檯旁時,看到每個檯上的最低賭注的銀碼都是非常非常的大。看著聚精會神、專注賭博的同胞們,我的悲哀之心油然而生。因為我知道有很多人,辛辛苦苦地工作一輩子,好不容易事業有成,並積攢了財富但是最後因為沉迷於賭博,所以不但名譽掃地、家產盡失,有的甚至還弄得家破人亡。

      在那一刻,我深深感到澳門一片繁榮的景象其實是建築在很多沉迷於賭博人士家庭的痛苦之中的。所以雖然我們澳門居民生活過得越來越好,但是作為澳門的一分子,我的內心卻沒有任何的自豪感和幸福感。另外,我覺得賭博業是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的。記得在SARS期間,賭客減少就直接嚴重地影響澳門政府的收入。因此我是希望澳門政府,趁現在博彩業收入好的時候,加大步伐將澳門建設成世界旅游休閒中心,和成為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經貿平臺並努力在澳門發展博彩業以外的產業,令澳門脫離完全依賴賭博行業的單一經濟的境況。

 

曹其真寫於2014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