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8th Oct 2014 | 一般 | (256 Reads)

      我在《在覺悟中奉獻,在奉獻中覺悟》一文中已敘述了,由於佛青會的一位我並不相識的朋友,在月前給我送來了兩本由聖嚴法師撰寫的有關禪學和禪修的,名為《如月印空》和《禪的體驗、禪的開示》的書籍。當時也正好是我寫完《智慧的人生》,並自覺對《禪》的意思略有所悟之時所以我對有關禪的書籍格外地感興趣。因此決定把手上已經開始閱讀的,由時事出版社出版,並由張超先生撰寫的,書名為《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暫時放下。

     我非常崇拜南懷瑾先生,特別是他在佛學、儒學和道學研究上的諸多觀點更是對我有非常大的啟發和影響。因此我在完成博文《在覺悟中奉獻,在奉獻中覺悟》後,又馬上再重拾此書繼續閱讀。其實當我最初看到《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那本書的時候,印在書的封背上的一段話,已經深深的吸引著我了。這段話是:【何為人情世故?明朝詩人楊基在《聞蟬》中寫道:“人情世故看爛熟,皎不如污恭勝傲。”南懷瑾對於“人情世故”的理解卻有著更深刻的寓意:不是簡單的圓滑處世,不是假意的虛偽逢迎,不是單純地屈服於現實,而是真正懂得生活的意義,安詳地走完自己的人生。】。

      其實這本《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並非是由南懷瑾先生親筆所寫,但是作者就南懷瑾先生對如何正確把握,“人情世故”中的學習、處事、交友、胸懷、管理、事業、心境、為人、修身、道德、淡定等等問題的看法和說話,編輯並詮譯成書,不但寫得深入淺出,並且讀後是令我感到受益匪淺的,也令我對“人情世故”這四個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體會。

      在上述那段文字中,引起我注意的是,元末明初詩人楊基在《聞蟬》中的那兩句“人情世故看爛熟,皎不如污恭勝傲。”。雖然我對中國的詩詞可說是一竅不通但是我對楊基的這兩句詩句領會到的意思是【看透並懂得為人處世的方法和道理後,覺得做個虛偽、骯髒的小人,要比做個高尚和清白的人更好。】。起初我對詩人楊基寫出這樣的詩句,內心感到很是不解。因此在好奇心驅使下,我上網查看了楊基的生平。從網上我獲悉楊基是當時的著名詩人,由於他生在改朝換代的動亂時期,因此身世頗為坎坷。在元末時,他曾入張士誠府,為丞相府記室。明初時任荥陽知縣,後來又官至山西按察使。不過被讒奪官,罰服勞役,且死於工所。在了解楊基的身世後,我明白了他寫出了他認為世道不公的詩句的原因。我相信如果我有如此的處境的話,我也會對世道顛倒黑白,官吏貪贓枉法,和溜鬚拍馬之風盛行表示不滿的。

      我在明白楊基所處的環境後,我對他寫的“人情世故看爛熟,皎不如污恭勝傲”的詩句產生了極大的共鳴。回首往事,我發現在我人生失意之時,當我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和被人誤解或遭人無理辱駡或胡亂批評時,我的腦子中也經常會產生和楊基一樣的想法。特別是在我一直不被愛國愛澳社團領袖的接納之時、在1992年險被踢出澳葡立法會之時、在回歸後因經常以立法議員身份發表對政府批評的言論,和遭受社會上一些人士冠上澳門最大反對派之稱號之時,我內心產生的不滿是難以用言語來表達的。我曾遇見不少說真話的、不跟風的、不拍馬屁的人,但是他們在社會上是受到排擠並不受人歡迎的。而相反的,一些從來不說真話的、左右逢源的、見風使舵的、非常虛偽的小人卻往往在社會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當然每當我遇到這種情況時,我的心中除了產生反感外,也常常會覺得在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也沒有什麼公義可言。有時更對自己應該如何待人和相處感到非常的迷惑。

      其實在我年輕時,我的父親常常為我的心直口快和容易得罪人而擔心。他告訴我,像我這樣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在人生中注定是會吃虧的。他也經常勸我做人要圓滑一些,處事要懂得變通。他也常吩咐我不要太逞強、不要太直言、不要太任性、不要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更不要為和自己沒有關係的事情和別人爭論,甚至吵架。但是在我年輕時,對他的勸告總是置之不理,也並不以為然的。因為當時的我,總是把懂得“人情世故”的人,歸納為是:不說真話、不表露內心真實感受、左右逢源、見風使舵的虛偽小人。也因此認為,我絕對不能做一個太圓滑,和太懂“人情世故”的虛偽的人。

      我從小到大,一直會因為心直口快或好管閒事而和人起爭執,甚至吵架,並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得罪他人。我一直抱著我不欺負他人,但是我絕對不能被人欺負的原則做人。也因此當我初到澳門時,在坊間有人給我取了一個【辣椒妹】的別名。回想當年的種種往事,連我自己都感到有些好笑,因為當時的我,的確是好像全身上下都帶著刺的刺蝟。不論是誰不小心碰到我的話,都會給我身上的刺刺傷的。

      記得在多年前的澳葡立法會會議中,有一位當時在社會上享有很高地位的議員,在有關澳門鏡湖醫院政府資助議題上,對我的言論產生了一些誤解。在會議中,他用非常嚴厲的語言批評和責罵了我。當然以我這個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就算天王老子無理責罵我的時候,我也一定會反擊的。因此,在會議上,我即時和那位議員爭吵了起來。而在我十分尖銳的言辭,引起立法會當時的氣氛顯得很緊張。當然,這位一向被捧得高高在上的,從來只有他責罵他人,而沒有人敢當面頂撞他的議員,給我的言辭氣得幾乎說不出話來。當時的我和人頂撞甚至吵架,對我來說並不是太大不了的事。所以在會議結束後,我很快將事情忘掉了。但想不到的是,這件事驚動了我的父親。他雖然沒有和我談起此事,但是他在一個星期後,立刻向鏡湖醫院捐出了一筆巨額的捐款。當我聽到父親向鏡湖醫院捐出巨額時,心中對父親存有很大的意見。當然我並非是認為父親不該向鏡湖醫院捐錢,而是因為我的心中認為父親覺得我做錯了事,所以必須立即用捐出巨款的舉動向那位議員賠禮道歉。

      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特別是在我擔任澳門立法會主席的十年期間,我逐漸地認識到我因為脾氣急躁、缺乏耐心,容易和人爭吵,和不懂人情世故,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缺點。也是在那十年期間,我認識到了處事圓滑、凡事變通、並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問題,絕對是必要的。而這樣的為人處世其實和放棄原則的妥協是兩回事,更不代表虛偽。我更明白了,如果用我以前任公司老闆時候的言論和作風,來擔任立法會主席的話是行不通的。因為作為老闆,手中掌握著的是下屬的升級、加薪甚至去留的大權。所以老闆可以不聽下屬的意見,而獨自決定公司的大小事務。但是在立法會中,主席和議員之間並非上下級的關係,在議會中每個議員都有平等的發言權,也沒有誰必須聽誰的道理。相反的,立法會主席如果真的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須在議會中獲得足够的支持和最大的共識。在這種情況下,立法會主席必須要有耐心聆聽每一個議員的意見,不斷地和議員溝通,並和議員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如果說立法會主席一開口就和議員吵架的話,那麼立法會的運作一定不會是暢順的。

      在我任立法會的十年中,我真正地、深刻地體會到了耐心聆聽和與別人建立暢通的溝通渠道是重要的。並在那十年中,我懂得了【小不忍則亂大謀】和做人必須【宅心仁厚】的道理。而令我最高興的是,我發現我並沒有因為學會忍耐、聆聽和接納他人的意見,而改變了做人必須正直的理念。因為學會【忍耐】的目的並非是【忍耐】本身,而是要把事情做好。至於說做人必須心存忠厚仁義,從來都是我做人的宗旨和原則,所以做起來並不覺得辛苦。可以說在那十年中,我更感到它的重要性。因為我深切地體會,寬容是促使我們正確地對待一切人和事的關鍵。

      在那十年中,因為我努力地改變我性格中的不足,因此我和絕大部分議員和立法會輔助部門員工之間建立了相互的信任和深厚的友誼。現在每當我回憶那段經歷時,我內心感到很安慰。我認識到了,在那之前,我對正確的為人處世道理的理解是非常片面的。在閱讀《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的過程中,我對“人情世故”這四個字有了新的認識。這本書可說是我在近期中讀到的少有的佳作。由於南懷瑾先生對“人情世故”的詮譯可說是句句精闢,所以我無法盡錄於此。下面我只能將我認為最受益的部分轉錄如下:

【心中無私才可以做到真正的剛毅正直,這種做事態度能够讓我們擁有高潔的品行,同時也是一種非常高深的智慧。】;

【人的一生,不管是求學還是讀書,其目的都是為了充實自己。一個人在做學問的時候不應該忽略人品的修養,人品是一個人內在的本質和修養學識的體現,也是一個人綜合素質的體現,所以人在追求學問的時候,更應該注重自己內在的修養。】;

【學問跟知識沒有任何的關係,哪怕一個字都不認識,也可能是有學問的人,因為做人好、做事好。】;

【富與貴,每個人都喜歡,都希望有富貴功名、有前途、做事得意、有好的職位,但如果不是正規得來的則不要……人一定要走上正路,走邪門、行左道,終歸曲折而難有結果……】;

【人,就是這樣,總怪人家不了解自己,而對於自己是不是了解別人這個問題就不去考慮了。學會換位思考,善於站在別人的立場上考慮問題,是一個成大事和獲取成功的關鍵。】;

【一個人如果去掉了“仁”字就是沒有中心思想了,即使其他方面有卓越的成就也是枉然的。真正的智者憑借的是仁義而受人尊重的。】;

【灑脫是人生的一種境界。灑脫不是無所事事、不思進取,也不是看破紅塵、心灰意冷,更不是聲色犬馬、紙醉金迷。灑脫是一種世事洞明的豁達、一種淡泊名利的超脫、一種有所為有所不為的風度。灑脫不是放棄,而是放下,放下不切實際的幻想,放下無法更改的過去,行雲流水,任其所之】;

【一個人如果想要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以自己的脾氣性子來辦事,這樣很容易給自己和別人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人在做事情的時候應該從大處著眼,這樣就能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之處。“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是人類最大的缺點,是最愚蠢的。】

      南懷瑾先生上述的那些話,令我深入理解了“人情世故”的意義。因為南懷瑾先生詮述的“人情世故”,是教導我們要端正、並不斷提高自身素質,和把握好為人處世的分寸。是讓我們做個剛毅正直的,並擁有高潔的品質和高深的智慧的人。因此我相信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按南懷瑾先生所說的“人情世故”為人處世的話,那麼我們的生活一定會是愉快和幸福的,我們的工作也必然會舒心和順利的,而我們的社會也必然是會和諧的。

 

曹其真寫於2014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