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5th Oct 2014 | 一般 | (423 Reads)

     在日前的某一個晚上,在澳廣視的新聞節目中聽到一則令人不可置信的消息。這則新聞稱中央招聘法律範疇高級技術員,逾500名投考者僅有1人筆試合格,所以也僅只那1位筆試合格者獲得口試資格。行政公職局副局長高炳坤受訪時稱,考試範圍和內容是按在法律範疇工作的高級技術員所需要的知識範圍和能力而設定,今次成績反映絕大部分考生未能夠滿足典試委員會所規定的合格標準。高炳坤又稱,未來會有另一次法律範疇的中央招聘,今次考試亦可以讓已經參與過考試的人員,更加了解在法律範疇工作的要求,可有更詳細和充分的準備。高炳坤多次強調,中央招聘設立目標是在公平公正公開原則下,避免任人唯親的同時,能夠招聘具備在特區政府工作能力和知識的人員,未來會循設立目標去檢討中央招聘工作。

     及後,我又在報章上讀到位立法議員唐曉睛和宋碧琪分別對事件發表的公開意見。議員唐曉晴, 澳大法學院教授表示對上述消息感到吃驚,他認為中央招聘考試的內容和目的都有檢討空間,又認為考試結果可以更加透明。而議員宋碧琪指考試後已有投考人反映考題太多,限時內難以完全作答,現時的結果令大家愕然。她認為政府需檢討考題設計的合理性。同時又批評目前中央招聘不符合效率,政府不少部門在中央招聘實施2年後都無人可用。

     上述消息對我來說除了不可置信外,也覺得十分荒唐和可笑。這則消息即時在澳門居民中也引起了嘩然,並成為坊問茶餘飯後的必然談話議題。當然我在事後除了也聽到宋碧琪議員所指的投考人反映考題太多,限時內難以完全作答的意見外,有的更說大部分試題涉及的並非純粹是法律範疇的問題,而是由於試卷中有很多和法律無關的通識問題,所以考生們沒有心理準備,因此無法作出準確的答案。不過我認為無論從什麼角度去看待這件事,都是無法解釋為什麼幾佰個符合此次中央招聘資格的法學士,只有一位能合格通過筆試的事實。

      記得在政府首次提出設立中央招聘的想法之時,我就對政府設立這個制度的要達到【在公平公正公開原則下,避免任人唯親】的目標心存懷疑的。我也曾在2011921日撰寫的名為中央招聘好嗎?的博文中說出了我對澳門出現的任人唯親的原因寫出了自己的見解。在那篇文章中,我說:【我自回歸後出任澳門立法主席長達十年,在十年中本人在議會的會議中不斷地聽到政府有意公務員的招聘制度朝“中央招聘”的方向推動。本人對政府為杜絕“任人唯親”和“契爺文化”所產生的詬病制定政策,當然不會提出任何異議。但是本人的心中始對實施“中央招聘”是否是真正理想解決在公務員管理制度中的垢弊存在很大的疑問。】。事關,我認為“任人唯親”和“契爺文化”之所以可以滋生的原因是,社會風氣的敗壞和人文素質的低劣。是人為的,而並非是由不完善、不合理的制度而造成的。所以在我看來,認為簡單化的改變招聘制度,即可消除公務員管理制度中的垢弊是不現實的。

     我26歲起,就開始從事管理工作。在幾十年的管理工作中,我曾經領導過幾仟人的私營工廠和企業,也管理了性質和私人企業完全不同的澳門立法會長達十年之久。在漫長的管理生涯中,我曾經遇到過很多令我很頭痛的問題,但是也在解決那些頭痛問題的過程中,我領悟到很多管理的技巧和累了不少管理的經驗。我的經驗告訴我,要真正管理好一個企業或者一個團體的關鍵,是在於領導人是否善於人事管理。因為世界上能用金錢解決的問題都是相對容易解決的問題。當然一個生產、營利的企業必須具備充足的資本、市場和人力資源是不在話下的。但是一個企業在資本、場所、市場和人力資源都相對充裕的情況下,亦可陷入經營不善並甚至瀕臨倒閉的局面。如果我們仔細分析這些企業,我們不難發現這些企業的問題是出在人事管理的不妥善上。在這樣的企業中,工作人員的人心一定是鬆散的,而且在企業中也是是非諸多的。當然由於人心鬆散和是非多的企業或團體中,工作效率一定是很低落的。在企業和團體中也由於是非多,因此部門與部門之間、人員與人員之間都存在矛盾,並不斷產生摩擦。也因此這樣的企業和團體非但不可能團結一致,並會將本來應該花在工作上的大量寶貴的時間和精力都浪費在不必要的內耗上。

    期擔任企業管理的經驗告訴我,作為一個企業和團體的領導人,必須處事公平公正、執法嚴明(這裡的法當然是指企業和團體的內部規章制度)、賞罰分明。領導在企業或團體中必須採取不偏不倚和對事不對人的處事作風和態度。另外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作為領導的在工作中應該對下屬採取嚴格的要求、執行有錯必究和把握人盡其才的原則。但是在工餘時,就必須了解下屬在工作中的困難,和他們在生活上的困難和煩惱。並在能力所及的圍下,盡量幫助他們解決問題並解除煩惱。

     其實我內心一直對“任人唯親”這四個字究意是對或是錯的說法存在一些疑惑。因為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性格、喜惡、思想和情感。也正因為我們各自的不同性格、喜惡、思想和情感,造成了我們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成不同的生活圈子。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們在與別人相處時,都會自然地和其中一些人比另外的一些人較好。我們對有些人會產生一見如故和相互吸引的感覺,而對另外一些人產生不願意接近的感覺。也正因為這樣,我們每個人都會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子,並且也不可能會和我們遇到的所有人都成為知己的好朋友。如果我們細心留意我們周圍的每個人,我們不難發現,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心目中可以傾訴心聲的知己。而這種情況還發生在父母和子女,以及兄弟姐妹身上。不要說其他人,即使是血緣相連的父母在對待自己親生子女的態度上都會出現偏心,和同是手足的親兄弟姐妹中也常常是會有親疏之分的。相信對這些現象是沒有人可作出正確解釋的。如果我們一定要找一個答案的話,那麼我想這就是我們常常說的人與人之間奇妙的【緣份】。

      因為人與人之間存在著那麼一種奇妙的【緣份】。因此我堅信在職場中,這種奇妙的【緣份】是起著極其重要作用的。我肯定我們每個人都會喜歡跟那些和我們緣份較深、思維相通、性格接近、和談話投機的人一起共事。我也相信任何一個領導都不會喜歡自己的下屬在各方面都是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反之,當然為人下屬的也一定不會喜歡被一個和自己在各方面都格格不入的上司領導。因此我認為一個領導在挑選自己的工作團隊時,傾向於挑選和自己容易相處,並是自己了解的人,實在不算是錯誤,更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所以如果我們的行政長官在當選後,組織治理澳門的政府班子時,挑選一些德才兼備的、並且是他能夠信任的、可以合作的、容易溝通的,甚至是能和他分憂的好朋友,我認為也不是不正常的。因為從人性的角度來看,我覺得作這樣的挑選是必然的、也是不可避免的。當然用這樣的選擇標準來選擇自己的合作伙伴,在廣義上是可以被稱為“任人唯親”的。不過目前,在社會上都把任人唯親”看成是錯誤的原因是,因為做領導的人,在挑選合作伙伴時,僅只挑選和他們合得來的【自己友】,而忽視了被他們挑選的那些親友必須是有德兼有才的。其實在澳門這個熟人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在澳門做了好事有人幫你免費宣傳,但做了壞事的話,更會是家喻戶曉。所以澳門市民心中都對社會上稍有名望和財氣的人,有自己的一些看法甚至主觀的評價。因此我認為“任人唯親”雖然不能算是什麼錯事,但是如果忽視其中所指的這個“親人”必須是德才兼備的話,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當我從報章報導中讀到行政公職局副局長高炳坤所說的中央招標設立目標是在公平公正公開原則下,避免任人唯親的同時,能夠招聘具備在特區政府工作能力和知識的人員,未來會循設立目標去檢討中央招聘工作】那一刻時,我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陣不安。首先我認為政府高層之所以制定這樣的招聘制度,一定是意識到了在政府機構中“任人唯親”的詬病,已嚴重影響政府威信和政府的施政效率。也為此他們想出一套新的制度,希望能抑止政府各部門各自為政,自己招聘“自己人”的弊端。但是我認為政府在制定這個新制度前,犯了沒有充分研究造成“任人唯親”弊端背後的真正原因。他們忽略了任何一種制度,必須由人去執行。他們也不明白任何制度都有利和弊的兩面,而在政府招聘制度中出現問題的是執行制度的人,而並非制度本身。我認為要徹底消除“任人唯親”帶來的弊端,必須讓那些利用手中掌握的職權並為無德無能的親友大開方便之門的領導,從思想上消除私念,並端正人生觀和價值觀。要他們明白正確的為官之道是合理應用手中之權,把工作做得最好,從而達到造福老百姓的最終目的。他們也必須明白,他們手中的權利來自老百姓,因此他們不能把這些職權當成是天賦他們的權利,並濫用這些職權來為親友們謀取利益。其實我覺得澳門的市民都是非常包容和善良的,因為我經常能聽見坊間對行政長官委任的擔任重要職位的人選有很大的異議、不滿和批評。不過這些異議、不滿和批評基本上都是針對被委任人的德才不足,而並非是針對這個人和行政長官的關係的。相信同樣的異議、不滿和批評如果發生在鄰埠的話,社會上早就引起軒然大波了。

     作為一個早已退出澳門政壇的普通澳門人,我知道我不應該對有些在澳門政壇發生的事情再說三道四。但正因為我熱愛澳門,所以對澳門市民的福祉還是像一如既往地關心。老實說看到在過去的15年中,澳門風調雨順、經濟增長迅速、社會治安良好、老百姓生活安定心中是很高興的。但是不能不令我擔心的是政府策跟不上社會發展、和遠遠滿足不了市民的訴求和需要。另外我為澳門在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問題上一直原地踏步、在搭建中國和葡語國家平臺問題上基本流於形式,和政府部門持續擴張和亂花錢,及政府主要官員理水平相對低劣而引起的不作為、亂作為的現象都感到很心焦。我相信這些現象得不到改善的話,都會給澳門未來發展留下了極大的隱患。

     在過去幾年中,我經常聽到那麼一句話,它是:“澳門窮得除了錢以外,什麼都沒有了。”我的內心真希望這不是真的

 

 曹其真寫於2014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