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st Nov 2014 | 一般 | (262 Reads)

      我在日前撰寫的一文《人情世故》中已指出,由時事出版社出版,並由張超先生撰寫的《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是我在近期中讀到的少有的佳作。所以在完成那篇博文後,我又再次拿起那本《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並重新將它從頭到尾地閱讀了一遍。我發現在重讀這本書時,我對書中的內容還是感到那麽的新鮮,而且它們還是令我對應該如何待人處事不斷地產生新的感悟。特別是其中的一些有關涉及如何建立和處理【人際關係】的一些段落,令我陷入深思,並回味無窮。我現將那些段落引述如下:

【人絕對不會孤立地存在,他總是依托於一個團體。所以可以說每個人都處在一個人際關係網中。如果一個人的人際關係非常好,那麼當這個人遇到困難的時候,很多人都願意去幫助他,他的工作效率也會高很多,在生活中也會比其他人幸福。根據一項統計表明,凡是擁有良好人際關係的人,能够讓自己的工作成功率和個人幸福率達到85%以上。在一個人成功的因素之中,85%取決於自己的人際關係;15%取決於個人的知識、技術以及經驗等因素。而據另一項數據顯示,有人調查了4000個被解僱的人,其中有90%的人人際關係不好。

  通過上面的這些數據可以看到人際關係的重要性,那麼我們該如何打造人際關係呢?孔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南懷瑾先生非常認可這句話,他說:“君子和小人有什麼區別嗎?君子在待人處世上對任何人都是一樣,所以他周圍有很多朋友;但是有些人對身邊的人則是採取‘比’的態度,凡是自己看順眼的就結交,而自己看不順眼的一律不理睬。” 很多人做事情總是以自己為中心,完全不知道顧及別人,那麼這種人的人際關係自然就不會好了。】;

【如果想要建立一個良好的人際關係網還需要懂得尊重別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尊嚴,在尊重了別人之後,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尊重別人是最基本的禮貌,同時也是和別人相處最基本的方法;我們也要以誠待人,如果一個人做事情總喜歡在背後使手段,或者爾虞我詐,那麼自然就不會得到別人的親近,一個真誠待人的人才能够成為大家喜歡的人。】;

【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要注意守誠信,同時我們在和他人接觸的過程中一定要相信別人。】。

      我完全同意書中所述【每個人都處在一個人際關係網中】和【如果想要建立一個良好的人際關係網還需要懂得尊重別人。】的說法。更同意【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要注意守誠信,同時我們在和他人接觸的過程中一定要相信別人。】的觀點。因為我的人生經驗,讓我明白,如果我們不懂得尊重他人,並不守誠信的話,我們是不可能在我們周圍建立一個良好的人際關係網的。而如果我們無法建立一個良好的人際關係網的話,那麼相信我們在工作中是無法達到高效率,而在生活中也不會感到幸福、快樂的。

      在我的一生中,我常常會遇到一些虛偽待人,左右逢源,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並專門在背後使手段,甚至爾虞我詐的奸詐小人。但是令我難以明白的是,這些小人卻會得到很多人的喜歡的奇怪現象。不過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我認識到了,這些人受人喜歡的原因是因為別人還不了解他們。因為人和人在初相識時,總是會比較喜歡和傾向跟比較圓滑並容易相處的人接觸和來往。但是【日久見人心】這句古話是非常有道理的。因此當那些人的真面目暴露後,所有在開始時願意和他們接觸和來往的人,一定會疏遠他們的。

      我的母親生前是一個很有個性但很傳統的婦女,她雖然並沒有受過高等的教育,但是她對應該如何正確為人處世,卻有非常獨到的見解。她在我很年幼時,就教導我要【帶眼識人】。她說,我們判斷一個人是好或是壞,不能只從這個人對待我們的態度來判斷,而是要看這個人對待他人態度來判斷。因為對我們好的人,可能是真心的對我們好,但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待我們好是另有目的的。不過她認為一個對一切人都好的人,肯定是一個宅心仁厚的好人。除此以外,她也不斷地向我灌輸【人弱被人欺、馬瘦被人騎】的思想。她教導我必須不斷學習並求自強,力爭做個有益社會的能人。她更囑咐我,即使有朝一日自覺比別人強,也不能欺侮別人。當然她同時也強調,我也絕對不能任意被人欺侮。

     母親為人處世的觀點對我的影響是很巨大的。在我一生中,我一直都很注意觀察我周圍和我交往並對我好的人,是否真誠對待其他的任何人。當然為了得到別人真誠的對待,我一直要求自己做到真誠待人。而在我年輕時,由於對什麼才是真正的真誠待人的理解出現偏差。所以我常常會不分場合、不顧他人感受的情況下,把自己心裡想的,即使是不成熟的、片面的、甚至是理解錯誤的事情都毫無顧忌地直話直說。我也認為,既然我是真誠地待人,所以別人也不會太計較我說話的語氣。也是因為我抱有這樣的先入為主的想法,因此每當我遇到別人轉彎抹角地和我說話時,我就會感到有些受不了的感覺。也因為這樣,儘管我一直抱真誠的態度對待任何一個人,但在語言上我還是經常會和人起衝突。而由於我在和別人溝通並出現衝突時,內心是很不高興的,也因此我的語氣和用語都令那些人和我之間的感情和友誼受到傷害。隨著年齡的增長和人生經驗的積累,我在這方面已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在和別人交談時,我還是常常缺乏耐心聆聽,並在說話時給人咄咄相逼、甚至令人產生敬畏的感覺。當然令人尊敬是我們每個人夢寐以求的好事,但是我現在已認識到了,令人對我產生畏懼的感覺並不是什麼好事。

      母親教導的為人要力求自強和不斷求上進,對我的影響更是特別的深刻。在這種要求自己終生堅持自強不息的精神支持下,我一直渴求知識、勤於思考、並努力工作。雖然我自覺我的人際關係在總體上還算不錯。但是,由於母親的有關不欺侮別人,但也不能被人欺侮的囑咐,在我的心中已根深柢固。所以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以不欺侮別人,也不被人欺侮為做人的準則。因此我特別介意別人和我說話時的語氣和態度。也因此,我常常會把別人在無意中對我的言論和態度,誤解成別人對我作出的欺壓行為。在那種情況下,我的反應和自衛意識會特別的強烈。而這種反應和自衛意識,往往成了損害我的人際關係的重要因素。

       我對書中還有幾段的文字特別讚賞。對它們的體會也特別的深刻。它們是:

【作為一個成功的領導者總是懂得如何用人。一個成功的領導者不僅會主動相信自己的下屬,而且能够讓自己的下屬相信自己,因為他只有這樣做了,才能有效帶領自己的下屬,要不然兩者的合作肯定不够和諧。】;

【一個領導人,對他的部下一定要了解,每人有長處也有短處…… 中國講領導學,真正的領導者便是善於用人,而不一定自己懂得多。

  不管是哪個層級的管理者,不僅要有自知之明,而且要能够知人善任,這樣才能够將下屬的全部才能發揮出來。自古以來,那些一代明君都是知人善任的人,他們能够做到人盡其才。】

       我於26歲時,就坐上了擁有超過仟名員工的公司總經理位子。在46年中,我先後擔任了澳門針織有限公司、澳門紡織品有限公司、澳門殷理基有限公司及永新企業有限公司在巴黎、毛里裘斯和香港的下屬企業的領導,並於1999年至2009年期間擔任了10年澳門立法會主席的職務。在擔任領導的工作崗位上,我度過了青年時代和壯年時代。目前雖然我進入了老年時代,但我還在工作,並擔任慈善會的領導工作。回顧和總結過去將近半世紀的生活和工作,我不敢、也不能說自己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和立法會領導。但是在那漫長的歲月中,我明白了作為一個領導人應該具備的素質和修養,我也逐漸地學會了作為一個好領導必須懂得正確用人之道。

       在法國求學時,我因為長期體力的透支,以致病倒。在被迫無奈的情況下,來澳門工作。當時一則是我身體不好、二則是我沒有工作經驗、三則是我對針織行業和企業管理一竅不通,所以父親在派我來澳工作時,只是委派我任職總經理秘書一職。在任職秘書期間,我眼看公司因管理不善而面臨倒閉的情況,心中承受著無法形容的巨大壓力。但是礙於自己對行業和企業管理不熟悉,因此也只能是心中乾著急。不過由於公司總經理的辭職,給了我自動坐上了總經理位置的機會,但是在坐上總經理位置後,我發現自己原來什麼都不懂。當時公司的員工都不把我當回事,有的經理和廠長甚至對我抱蔑視的態度。員工的態度雖然令我的內心誠惶誠恐,也常常為自己不知道應該從何著手開始工作而焦急。但是這些困難都成了我要求改變自己的動力。記得為了改變員工們對我的態度,和擔起總經理該負的領導責任,我除了惡補管理、經濟方面的知識外,更是經常下車間和工友們一起工作和加班加點。在和工友們一起工作的過程中,我不但逐漸地了解了針織行業、熟悉了澳門社會、澳門工薪階層的思維方式、生活情況和他們在企業成功與否所起的作用。也同時建立了我和他們之間的相互了解和信任。由於我對員工們的工作表現和能力、長處和缺點都有比較深刻的了解,我會在分配他們的工作時,盡量著眼並用他們的長處,而避開他們的短處。另外,為了激勵員工們的工作熱忱、培養他們對公司的歸屬感、和發揮他們最大的能量,我在公司中制訂了一系列的獎罰制度。也因此,在我和員工們的努力下,我們的公司,很快成了在澳門最具規模的企業之一。

       1999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祖國,我被選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這份工作,對我來說是充滿挑戰的全新的工作。我每天需要面對的不但是,來自各方精英的議員,並且還要領導我不熟悉的公務員和法律專家。在那之前,我雖長期擔任企業的領導,但是在企業中,我是掌控員工去留的老闆,所以和立法會的工作是存在著很大區別的。另外我雖然任了多年的議員,但我究竟不是法律科班出身,所以我掌握的法律知識也只能說僅僅是皮毛而已。因此我在擔任立法會主席初期時,對自己是否能領導好公務員和法律專家是非常缺乏信心的。當然直到現在為止,我還不能說我是一個完美的領導,但是在從事漫長的管理工作期間,我學會了【自知之明,知人善任】的道理。也知道作為領導的,不可能是萬能的,也不可能是什麼都懂得的。特別是在十年立法會工作的過程中,我充分體會了,做領導的,在企業或團體中可以不是最能幹的和最有學問的。但是只要做領導肯放下身段、虛心向有本領的下屬學習,並讓下屬感到他們是被重用的和受尊重的話,那麼這個企業或團體一定是能夠做得比較出色的。因為在這樣的企業或團體中,每個成員的才能都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也一定是人盡其才的。

 

曹其真寫於2014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