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6th Nov 2014 | 評論 | (698 Reads)

       自從2014831日崔世安先生在澳門行政長官的選舉中獲連任後,澳門社會上掀起一陣猜測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主要官員位子將落於何人之手的風。也因此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澳門民間竟然出現了不少的、不同版本的高官名單。在本人執筆撰寫這篇博文的這一刻,行政長官尚未正式宣佈高官的名單,但是澳門日報1111日以頭條新聞已經將未來澳門主要官員的姓名和相片刊登出來。我認為像澳門日報這樣的大報社,如無絕對把握是不會貿貿然地用圖文並茂的形式,將不肯定的消息刊登出來的。所以我認為這則消息雖非由官方發放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其消息是絕對正確和可靠的。

       其實自從831日崔世安先生順利當選連任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那天起,本人也有不少朋友和我談論到崔世安先生未來年施政團隊的組成。有些朋友向我詢問是因為他們以為我一定有很多內部的消息,不過我雖然也很關心澳門未來的管治狀況和崔世安先生團隊中主要官員的人品、能力。但是我一來沒有什麼特別的消息來源,二來我也不是一個喜歡四處打聽的人,所以在澳門日報刊登的名單中,其中有些主要官員人選是我意料中,但也有些人選也是出乎我意料的。當然我覺得澳門市民關心在來屆政府施政中起關鍵作用的主要官員的人選是極為正常的。因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最高領導是崔世安先生,所以澳門特別行政區的主要的施政理念,理所當然地應該來自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但是按照特區長官的施政理念,而制定和執行各領域的施政方針卻是要靠主要官員來完成的。澳門日報1111日的頭版消息,引起了市民的廣泛關注,所幸的是一向溫和善良的澳門居民,好像對這張名單中的各位候任官員並沒有太大的異議。

       如上所述,澳門日報1111日頭版頭條搶先透露的來屆政府主要官員的人選中,有些是我意料中的人選,但也有些是我意料之外的。其中有一些是我認識並熟悉的,而有一些是我認識但却不熟悉的。不過這些並不重要,因為也如上述,澳門未來五年施政方針要靠名單上的各位主要官員制,而執行施政方針和理念也是要靠他們落實,因此重要的是他們的人品是否好,他們的工作能力是否強,他們的思維是否邏輯、客觀,和他們是否具有一顆為澳門一國两制事業奮鬥的心及他們是否具有立志為澳門市民服務的奉獻精神。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了15年前的一件事。事關,離開1999年澳門回歸的半年前,有一次何厚鏵先生趁我倆同在北京參加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開會之際,邀我在北京貴賓樓飯店共晉午餐。當時何厚鏵先生提前當選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一任行政長官,並正在籌建特區政府和挑選主要官員。席間何厚鏵先生問我是否認識歐文龍先生,因為雖然他並不認識歐文龍,但有人向他推薦歐文龍,所以他想邀請歐文龍擔任運輸工務司長。其實當時我並不認識歐文龍,但是我腦子裡突然想到一個澳門朋友好像曾經向我提起過這個名字。所以我就隨口向何厚鏵先生說:“我好像聽過一個朋友說起過這個人,印象中好像是說這個人是有貪污嫌疑的。”何厚鏵先生聽我此言,馬上說:“如如此,我就不考慮這個人選了。”但是我說了這句話後,心中一直有些不安的感覺,因為我根本不認識歐文龍,所以我很擔心我的那一句不大負責任的說話,可能會斷送一個我並不認識的人的前程。因此在從北京回到澳門後,我馬上找那位朋友問他是否曾向我提起的那個人是歐文龍。當我從那位朋友口中知道,他也根本不認識歐文龍, 而他說的是另有其人時,我立刻打了一個電話給何厚鏵先生,告訴他我在北京貴賓樓飯店說的有關歐文龍有貪污嫌疑的說話是錯誤的。想不到的是,歐文龍後來非但當上了運輸工務司長,並成了澳門有史以來最大的貪官。由於歐文龍的貪污事件對澳門社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在歐文龍被抓時,我心中不禁有些後悔。後悔為什麼當時我要向何厚鏵先生澄清我隨口說的有關歐文龍有貪污嫌疑的說話是錯誤的。因為如果當時我沒有去澄清的話,歐文龍可能當不上運輸工務司的司長,那麼他也不會對澳門社會帶來那麼大的傷害。

       我熱愛的澳門真可說是一塊福地。澳門的老百姓長期處在和平安寧的大環境中,不受自然災害和戰火的侵蝕。想當年回歸時,澳葡政府只為我們留下僅夠支付澳門公務員半年工資的20幾個億澳門幣。我們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是在澳葡留下的那20幾個億,和中葡土地小組的中方代表在回歸前的後過渡期中,為我們積攢的那100個億勉強治安絕對不良的情況下開的局;但回歸後,由於有祖國這麼強大的靠山和賭博業的開放,澳門不但社會治安轉為良好,而且在財政收入上也出現了在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好景象。也因此澳門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福利待遇也隨之得以大幅度的提升,社會更是呈現了一片繁榮和安定。為此,我內心常常感恩中央政府堅持一國兩制的政策,也感恩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和老百姓的鼎力合作和共創奇蹟。

        回顧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成立後的15年間,隨著澳門經濟高速增長,老百姓的平均生活水平比澳門回歸前普遍地有了提高是不容置疑的。而澳門的老百姓對政府的施政,和鄰近地區相比,相對較為滿意也是不爭的事實。這些都令澳門社會出現空前未有的繁榮和穩定。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澳門老百姓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施政還常常感到不滿。其實我個人認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官員在施政和把握執行政策的過程中,在總體上的表現可稱得上是中規中矩的。可惜的是,在過去15年期間,也出現了部分官員在施政能力和在工作效率方面的嚴重偏低,因此在澳門官場上出現了嚴重的不作為和亂作為現象。更有個別官員因為個人操守嚴重缺失,因此對社會帶來嚴重的危害,也損害了澳門特區政府在民間的威信並造成施政的困難。政府官員的這些不作為行為、亂作為行為和個人操守嚴重的缺失,導致了澳門社會上出現很多亂象和困局,這些亂象和困局是引起澳門老百姓的不滿、埋怨的根本原因。

       不過,我認為過去的已成過去,我們雖然需要總結經驗,並從中獲取經驗而不再重蹈覆。但是我認為重要的還是要著眼明天。因此我希望新一屆的官員在行政長官的領導下,必須注意的最迫切需要解決的是下列的問題:

  1. 施政理念目標清晰:

    我覺得在過去15年期間澳門特區政府,常常犯施政理念不清晰的錯誤。當然我們必須認識到,自19991220日澳門主權回歸祖國起,澳門社會在制度上起了根本性的變化,因此在施政方面出現百業待興的需求。但是我們同時也必須明白社會風氣、人文教育、生活習慣、行政手段和法律條文是不可能在短短一夜間出現重大的變化,並且即使認為已不太適用於澳門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手段和法律條文(除了嚴重違背基本原則和帶有濃厚殖民地色彩的法津條文,已被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廢除的法律條文不包括在內)也不可能是一刀就能被割斷的。所以我們的官員必須要熟悉、了解和研究澳門的歷史、人文、行政及法律形成的歷史原因和執行狀況。因為我認為只有熟悉、了解和研究澳門政治經濟和行政法律形成的歷史後,我們才能在原來的基礎上,根據回歸後的新形勢作出新的施政方針,以免出現【空中樓閣】似的施政理念,而最終陷入不能落實的困境。可惜的是我發現我們絕大部分制定政策的官員,可能因為年紀較輕,對澳門回歸前的政治經濟和行政法律的歷史不了解,因此由他們提出的各項【改革】和【路線圖】基本上是流於形式和停留在口號性質。而即使那些【改革】和【路線圖】最終出了臺,也因為無法或困難執行而一敗塗地。為了完成這些所謂的【改革】和【路線圖】,政府的機構在過去15年間的膨脹達到驚人的程度,澳門政府部門疊床架屋之嚴重也可稱是世界之冠。政府的那些主政官員不但浪費了大量的公帑,造成了政府機構的工作效奇低,並對澳門社會帶來了巨大的創傷。政府在肩負管治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政府架構中嚴重的違反了【精簡和高效】的原則,以我之見,政府不但是患了柏金遜症,並也已進入了病入膏肓的程度。

  2. 執行政策手段果斷:

    我個人認為, 在過去15年中, 政府官員在執行由他們自己制定的政策時態度不夠自信、手段也不夠果斷。自從回歸後,政府建立了無數的諮詢機構和委員會。這些機構和委員會由於責權不明確,不但無謂地增加了政府的負擔,更令政府制定政策時增添了很多意想不到難度。當然,我不反對社會必須逐步趨於民主。政府制定政策也決不能獨斷獨行,完全不尊重民意。但是我認為民主和集中必須得到平衡。在制定政策前,政府應抱有嚴肅的態度、事先也必須對這個政策要達到目的、受惠群體和執行的可行性做出周詳的調查研究和慎密的思考。政府應該在推出某一政策時,基本上對這一政策制定的方向、目的,及其執行的情況胸有成竹。因此在聽取老百姓的意見前,政府可詳細地向老百姓作出政策取向和想達到的目的作出解釋,然後在聽取老百姓的意見後,將它們整合,並對原來自己制定的政策作出完整的調整。而不是在諮詢老百姓的意見後,將原來制定的政策和目的改得面目全非。不過,可惜的,我們的政府往往是給部分老百姓的意見所左右。並且在自己沒有把問題想明白時,匆忙出臺一些和其它法律出現嚴重矛盾和無法操作的政策和法律。如最近立法會通過的保護動物的法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然,我並非反對為保護動物而立法。但是在我看來這條法律,不但在量刑方面和現有的法律出現了很大的矛盾,也造成了法律和法律之間邏輯上的混亂。更糟糕的是未來在執行此法時,一定會出現重大的困難。這樣的例子,在過去的15年中是廣泛存在的,而其例子也是舉不勝舉的。

  3. 杜絕私念,任人唯才:

    在澳門的官場中任人唯親的現象特別嚴重。我在一篇名為《任人唯親》的文章中曾指出,重用和自己能通力合作、溝通並獲自己信任的【自己友】本來也是無可厚非的。但問題在於這些【自己友】是否是德兼備並能勝任交付給他們的工作重擔的人。在過去15年澳門坊間,常常出現對政府在【任人唯親】這個問題上的嚴厲批評和不滿情緒。因為政府用人有如派糖,凡是【自己友】往往給於高薪厚祿,而忽略被用之人是否才德兼備的必然要求。令人更厭惡的是,在被用之人錯誤百出,並受老百姓嚴厲的批評和指責後,政府仍然採取不理不睬和不管教、不問責的態度。當然這些現象不但造成任職澳門政府和公共行政部門的公務員和工作人員在工作中感到意興闌珊,而且令行政長官和政府官員在老百姓心目中威信盡失。這樣的人事處理手法,不但顯示用人之人的短見和視公器為私人擁有的財產的不智。更暴露了那些領導公私不分的【私利】思想嚴重。在這種【私利】主義盛行的政府中,有抱負、有理想、有人格和有承擔的有識之士,一定不會也不能獲得重用,而公務員隊伍一定不會是一支高效和團結的隊伍。因此我覺得今後無論是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必須在人事安排的問題上摒棄任人唯親的弊端,做到杜絕私念和任人唯才,令澳門有德有才之士都能公平地參與社會建設和為澳門貢獻才華。

     

    曹其真寫於2014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