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4th Dec 2014 | 一般 | (179 Reads)

        最近一直特別忙。前些日子抽空在港澳兩地陪伴來自遠方的好朋友,由於其中個別的好朋友對港澳的環境不熟悉,而且他們來訪的日子也比較短,所以為了讓他們吃得好、玩得開心,我對他們的行程做了比較充分的安排,並為他們充當了數天的導遊。期間,我們除了敘舊、聊天外就是吃、喝、玩、樂。因此雖然感到有些疲倦,但是心情卻是非常的輕鬆和愉快的。在我們分開並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後,我又懷著興奮的心情趕回澳門參加由澳門基本法推廣協會主辦的,為慶祝澳門特區成立15周年的各項活動。

      澳門是一個人情味特別濃厚的地方。澳門人是永遠不會忘記任何一位曾為澳門做出傑出貢獻的人。這次澳門基本法推廣協會趁今年1220日澳門回歸祖國15周年大慶之際,於123日至125日的三天期間,將內地曾參與澳門基本法起草的委員、專家,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的內地委員都請到澳門,參加研討會、座談會和宴請等各項活動。因此令我們在澳門居住的各界人士,和我們內地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和籌備委員會的委員們可以在一起度過愉快並且難忘的兩天。

      1987年中國和葡萄牙政府在北京,就澳門回歸祖國成立澳門特別行政區之事簽署聯合聲明時,我有幸被邀觀禮並見證了這一歷史重要的時刻。繼而我又在1989年被邀參與澳門基本法起草工作。回想當年的一切,我感到自己能生長在這個時代真是非常的幸運。而在1989年起我參加基本法起草、宣傳、參與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建工作和澳門回歸祖國後擔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第二屆和第三屆立法會主席直到2009年的20年時間也可說是我人生中最美好和最感到自豪的20年。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精力的逐漸衰退,我已不像年輕時那麼地喜歡外出逛街、購物和會友。現在我常常是一手執書本、而另一手棒著茶杯在家享受獨處的安寧和平靜。在獨處時,我經常會想起人生中的往事。記得在我30歲左右時,一位年長我10幾歲的醫生朋友曾問我說,我每天工作那麼繁忙,但為什麼我就是靜不下來、且坐不定,下班後和休息日都必須逛街、逛商場。並在晚飯後,也必須找三幾朋友往咖啡廳喝咖啡,而且是不到晨絕不回家睡覺的。當時我對他的話甚不理解,也不以為然。在那時候,我真的不太知道疲勞的感覺。當時的我,即使在工作中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或因為工作時間長而感到有些累的話,只要和朋友聊天喝咖啡後回家倒頭睡上45個小時後,又會精神奕奕地迎新的一天。不過隨著歲月的流逝,我越來越有今不如昔的感覺,也真正明白不能不服老的道理。也因此我常常和年輕人說,珍惜時間、抓住人生中的每一個機會,並在年輕力壯時多學習知識、生活,並把做人的道理學會。因為過去的每一分鐘和每一秒鐘都是追不回來的。而如果因為在年輕時沒有抓住機會,也沒有努力學習知識、生活,也沒有把做人的道理學會的話,那麼到我們老的時候一定是會後悔的,知後悔是沒有用的。

      我的人生可說是非常幸運的。我出生在一個相對富裕的家庭,從小就沒有受過苦。我的父母親都是特別聰明的人。在我的人生中,他們像明燈一樣照亮著我的道路,並將我引上了正確的人生路。現在每當回憶往事時,我的心中總會湧現對父母無比感恩的心情。感恩他們除了給了我生命以外,還諄諄地教導我和向我灌輸自強不息的人生觀。在他們對我孜孜不倦教育的影響下,我從商的20年和從政的20年間,都可說略有小成。也令我在接近古稀之年還能隨心所欲地開展自己的慈善事業。因此在回憶往事時,我對自己的一生可說是基本滿意、並覺得是活得很有意義。不過,我從政的20年令我更是常常感到回味無窮。

      在過往的博文中曾提及除了走上社會的幼年、童年、求學時期外,我可將我的人生分成從商20年、從政20年和現在正在走、但還未完成的從善20年。從政的20年可從我被邀起草基本法,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1989年開始,直到我2009年從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三屆立法會主席位置上退下為止。我常常為能被挑選成為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而感到光榮。澳門基本法起草的時間雖然僅只短短的3年,但是3年的時間,卻在我生命的歷程中,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回憶在澳門從商的20年,我的人生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也可說是非常值得我回憶的大好時光但是由於限於當時澳門的客觀條件,到了1980年末,我感到自己在澳門要再發展、要更上一層樓、甚至獲得更大的成就的可能性已不大,也因此心中萌生離開澳門另找出路的念頭。但是進了基本法委員會後,在人生路上,我找到了一條很有意義的路。因為起草基本法的過程中,我學習了很多法律知識,熟悉了起草基本法時必須了解的澳門歷史和人文,也理解了在澳門實施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偉大意義。因此我決心為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偉大事業作出貢獻。

      通過基本法起草的3年時間中,我結識了很多來自內地和澳門的朋友。由於他們都是來自不同的階層和不同的工作崗位,因此我在他們身上都學到了很多的東西。特別是在同是起草委員會成員,從事法律工作的專家來自內地的邵天任先生、蕭蔚雲先生、吳建璠先生、王叔文先生、許崇德先生及來自澳門的宋玉生先生等身上學到了很多的法律知識。雖然當時已在澳門立法會擔任了多年的議員,但是我對法律產生濃厚的興趣卻是始於起草基本法的3年時間,而上述多位法律專家都可說是我法律的啟蒙老師,我不但會經常懷念他們,而且對他們是心存敬意和感恩的。可惜的是,上述的各位專家和在起草委員會總共的40幾位委員中,已有多位因為年邁而陸續去世了。

       在澳門回歸祖國的一年半前,亦即是1998年春季,為籌建澳門特別行政區並具體落實澳門基本法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實施,在中央政府的領導和統籌下,成立了由內地和澳門各界人士組成的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在籌委會展開工作的那一年半中,任務是繁重的、時間也是特別緊迫的我們籌委會的各位委員往返北京和珠海之間參加會議的次數也較多。由於我當時擔當著籌委會副主任一職,因此我感到自己肩負的責任重大,也感到能為一國兩制、澳人治澳在澳門落實做一些事情特別地高興、光榮和自豪。我下決心一定全力以赴,絕不能有負於澳門的鄉親父老。因此,在那一年半時間裡,我逐步將我從事的私人業務移交給我的助手,並全心全意地投入了籌委會的工作。籌委會從組成到澳門主權回歸祖國前結束期間的時間儘管是非常的短,但是籌委會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順利開局,落實一國兩制、澳人治澳和實施基本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並奠定了基礎。在那一年半中,我又很幸運地,結識了很多參與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工作的分別生活在中國內地和澳門的委員。 

       回憶自己一生的往事時,我會經常想起起草基本法的工作和籌委會工作中的一些趣事。那些趣事也常常成為我和朋友們在飯後的談話內容。回憶那些往事和趣事為我的老年生活增添了無比的樂趣。所以在2014123日,當我出席澳門基本法推廣協會的活動時,見到那麼多到訪澳門的前草委和前籌委內心之高興是難以用語言溢表的。可惜的是,我心中非常敬重而且常常牽掛的諸華大姐,據說是因為年邁、耳背而沒能來澳。而我雖然和心中常常掛念的郭東坡主任、魯平主任、陳滋英副主任、宗光耀副主任、李水林副主任等都見了面,但在我們再見的今天,我發覺歲月真是不饒人,而我和他們一樣都從年富力強的壯年,進入了白髮蒼蒼、滿臉風霜的人生遲暮之年。我再一次感到我們每個人必須珍惜人生中的每一刻。

       見到那麼多的老朋友,心中除了高興以外,我和他們相處時的一些令我高興、不高興、煩惱和沮喪等的往事也浮現在我的眼前。不過回憶這些往事時,我當時的不高興、煩惱和沮喪都早已不存在了。相反地,我在回憶每一件往事時,覺得它們都是那麼的美好。

       由於我從小牙尖嘴利,凡事執著。只要碰到意見和我不同的而我認定自己是對的時候,我必定會喋喋不休地和別人爭論,因為我覺得每個人都有發表自己見解的權利,況且真理是越辯越清的。再說我特別反對家長式的封建一言堂,也由衷地看不起那些對領導唯唯諾諾、即使心中有意見也不敢表達的人。所以無論在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或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工作中,因為我和一些委員在某些問題上,存在不同的看法,又在我們各執己見時,發生劇烈的辯論,並在某些時候甚至爭得面紅耳赤。

       記得我和在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中擔任秘書長的魯平主任,在多次會議中為了某些議題更是爭得不可開交,令其他委員和秘書處的工作人員都感到非常緊張。另外令我記憶猶新,常常想起的是起草委員會的王叔文教授。由於王叔文教授在擔任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之前,也曾擔任香港基本法委員會起草委員,因此他幾乎每次都會在會議上,錯把澳門說成香港。當然我知道他並沒有輕視澳門的意思,但我會忍不住地向他抗議,並批評他大香港小澳門的觀念。而王叔文教授也會在每一次向我道歉,弄得每個委員都會在會議上哈哈大笑。

      不過我們在會議上的爭論,並非因為爭取個人利益,而都是為了澳門和澳門居民的利益,也都是為了澳門能成功落實一國兩制、澳人治澳。因此我們之間的爭論,都是對事不對人的。也因此在討論結束後,我們還是有說有笑、相互尊重的好朋友。令我很感動的是1992年我參加立法會直選,在當選後,因為要向選民謝票,所以遲了一天到甘肅蘭州參加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會議。當我到達蘭州國家迎賓館時,魯平主任獨自一個人在院子中等候我,他滿臉笑容地和我握手,並向我祝賀。他一點都沒有表露出,不久前在一次會議上我倆曾爭得不可開交的不愉快情況。其實相信我倆在那次會議結束時,早已將我們爭論的事拋諸腦後了。據說這次魯平主任在122日到達澳門後,還向廖澤雲先生打聽我是否會出席會議。相信他和我一樣,心中是記掛著對方的。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了現在手執拐杖的前港澳辦副主任陳滋英先生。陳滋英先生是當年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秘書長。由於我沒有午睡的習慣,所以常常和一些籌委在中午午休時討論是次會議的議題。而當我們發現對是次議題有意見,而是下午會議的討論內容時,我就會去敲陳滋英先生的門,把他從午睡中叫醒。當然,我知道自己這樣做很不應該,但是我也是逼於無奈和別無他法的。不過,令我感動的是陳滋英先生,總是含著微笑、並非常耐心地聽我的意見,並把我提出的意見列入下午會議的文件中。為此我對他心存歉意,但又十分感恩。

       125日基本法推廣協進會舉行晚宴。自從在立法會主席位置退下後,我甚少參加大型的宴會,但是和這些老朋友見面的這個機會,我是不會放過的。宴會中場面熱鬧、溫馨,賓主都顯得特別的高興。壓軸更有宗光耀副主任上臺用陝北話演唱東方紅的表演,令宴會的氣氛推到了高潮。

       晚宴結束後,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著澳門美麗、寧靜的夜景,我的心中感慨萬千。我默默祝願澳門的明天會更好。我同時也祝願曾為澳門作出貢獻的所有的人健康、幸福

 

曹其真寫於2014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