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5th Jan 2015 | 一般 | (667 Reads)
       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早晨,我和過去多年一樣地由香港返回澳門。在來往港澳的噴射船上坐定後,翻開澳門日報,赫然見到在報章頭版登載了兩行分別用白色和紅色特大字體的、令人震驚的消息【酒店變妓寨涉肉金四億】。在文字報導兩側的同一頭版刊登了多幅照片。雖然在文字報導中並沒有透露酒店的名字,但是這些照片中的某一幅卻可明顯的看到是攝於澳門最老牌的、也是赫赫有名的葡京酒店。

       據這則報導稱:【司警破獲回歸以來最龐大、運作超過一年的操控賣淫集團,揭發有酒店高層管理擔任主腦,涉用職務之便,串謀酒店大堂和保安部高級經理經營“醜業”,並控制酒店房賺大錢,行動中拘捕六名澳門、內地及香港男女,查獲九十六名內地和越南賣淫女,檢獲大批犯案工具以及百萬元肉金;賣淫女子須支付“入會”和“保護”費,方能在酒店“沙圈”拉客。司警同時於集團電腦系統起出二千四百名“囡囡”資料,不法收益至少四億澳門元。】;【 司警去年四月收到線報,指有犯罪集團在新口岸某酒店操控賣淫,有酒店高層職員包庇參與,在酒店大堂“沙圈”操控大量女子,集團成員並涉及酒店大堂以及保安部經理,又聘請內地人當手下,於是展開調查。經分析發現幕後是一個龐大的犯罪集團。綜合資料後,前日認為時機成熟,採取行動。司警人員大舉到目標酒店,在大堂、辦公室以及九十間酒店房,先後拘捕涉案六名男女,查獲九十五名內地和一名越南賣淫女,年齡二十至二十七歲。行動中亦檢獲大批證物,包括手機、懷疑數簿、賣淫工具,以及賣淫女兩日合共一百萬元肉金;一干人等被帶返警局問話。】;

【調查發現,集團運作超過一年,有人於二○一三年開始利用工作之便及職權,聘請王女任高級經理,其獲授權控制和分配予“囡囡”用作性交易多間酒店房。其他成員則負責裡應外合,保安經理和前堂職員負責“睇埸”讓“囡囡” 在 大堂“沙圈” 遊走拉客,一有風吹草動,即時通風報訊。涉案司機擔任“雞頭” ,透過網上等不同方式全方位物色賣淫女子加入集團。司警指出,賣淫女子若加入集團,首先每人須支付十五萬“入會費”,每月另須繳付一萬多元保護費,全部經內地轉帳,“入會費”分期支付,交費後可獲准在酒店“沙圈”(註:沙圈指的是葡京酒店地下的行人道)搵食,肉金全數歸自己。若不“入會”便被拒門外,不能在“沙圈”做生意。集團並會登記每名入會女子資料到電腦內,形成“囡囡名冊”,司警行動中在有關電腦發現二千四百名“囡囡”登記資料,若以每人十五萬元計算,犯罪集團單是此已賺取四億澳門元。】。

      看到上述報導時,我內心感到非常欣慰。因為澳門警方在這次行動中,搗破了操縱“沙圈”賣淫的集團,並逮捕了集團的首腦。其實在澳門葡京酒店中,妓女公開兜客賣淫在澳門根本早已不是什麼秘密的事情。事關,真如我所說的那樣,在葡京酒店裡的地下行人道中,不分晝夜都有衣著性感的年輕女子,不停地在走廊裡當眾拉客。這種情況已存在了多年,作為澳門的居民,每當我經過“沙圈”時,內心都感到為此而羞愧。因為就算像我這樣的普通老百姓,都能一眼看出她們是從事性工作的賣淫女郎。但是令我感到困惑的是,為什麼澳門政府當局對這種公開賣淫的不雅現象毫無反應;而作為一所5星級的高級旅館的老闆和管理層各人員,又怎能對這種現象熟視無睹,任由他們擁有的和管理的五星酒店淪為澳門的大淫庫。

       當天晚上,睡覺前坐在床上看書時,接聽了一位居住在內地朋友的電話。在相互問好後,那位朋友告訴我,他在電視上已看到澳門警方搗破賣淫集團的新聞他又告訴我賣淫集團的主腦是葡京酒店的高級經理、現時已年屆68歲的睹王何鴻燊的親侄兒何猷倫,因為內地電視播出了何猷倫的真面目。(澳門日報的相片雖然刊登了6個賣淫集團成員,但是他們都是被蒙了頭的,所以讀者無法認定犯罪集團成員的真面目)。當然在那一刻,我清楚明白了那些長期在葡京酒店裡公開兜客的流鶯們不被驅趕離店的原因是,因為酒店高層的管理者根本就是在背後操縱她們公開賣淫的人。

       我多次說過澳門是一個熟人社會。雖說我們不可能認識澳門所有的人。但是在這個熟人社會裡,我們即使自己並不認識,但是我們也可經常從親戚朋友的口中,獲悉一些我們並不認識的人的情況。何猷倫是澳門顯赫家族的成員,當然他的涉案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的關注,也成了澳門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我和何猷倫不是朋友,因為我們雖然知道對方是誰,但純屬見面點頭打招呼的類型,也從來沒有正式交談過。他的一些情況我都是在和他相熟的朋友口中獲悉的,聽說他受過高等教育,也聽說他是一個衣食特別講究的人,還聽說他是酷愛紅酒美食的享樂主義者。

       當何猷倫被捕後,有朋友告訴我,其實何猷倫在葡京酒店所受的薪俸非常高,而他本人還持有娛樂公司的少量股份,所以他是一個很富有的、根本不缺錢花的人。聽此言後,我在心裡算了一下,按過去15年娛樂公司的業績,即使他手中所持的娛樂公司股份不多,但是他的收入還是應該非常可觀的。因此雖然他是一個愛好享受之人,相信他也不可能會為錢而發愁。而且他雖已婚但並無子女,因此除了他和妻子的日常支出外,應該沒有其它開支,亦無任何後顧之憂。因此我對他為什麼要鋌而走險,參與賣淫集團那種骯髒行當,並任主腦一事,真的可說是百思而不得其解。

       在這一刻,我想起了在最近我出席一個宴會時,遇見的一位朋友和我說的一番話。那位朋友說世界上的一般人都是帶有某些缺點的好人,而我和他應該說都是屬於這樣的好人。因為我們即使有這樣、那樣的缺點,我們在希望自己的生活過得好些的同時,還會為別人的幸福和快樂而高興;我們也會在他人有需要的時候,去幫助別人。不過他說世界上也有些人卻是壞在骨子裡的生就的壞人,這種壞人沒有任何的仁慈心,他們見不得別人好,而是特別喜歡看到別人的痛苦。

       在當時我聽了那位朋友的這番話時,雖然沒有反駁他的說法,但是內心卻有些不太認同的感覺。因為我一直認為人性本善。所以我對生就是壞人的這一說法感到難以接受。不過寫到此處時,我想到何猷倫所犯的罪行,我內心感到我真的可能要重新考慮我那位朋友的那番話。當然我認為任何觸犯法律的行為是要不得的,任何人也都不能以任何理由作為他們犯罪的藉口。但是觸犯法律的人總會是有動機,除非這個犯罪的人精神上有毛病。而在何猷倫操縱賣淫集團的這件事上,我找不到他有任何理由和動機。因為我認為他受過高等教育,所以應該比沒有受過教育的人更懂得什麼是禮義廉恥。另外我們從報章上的報導中,說及的四億元對很多人是一筆天文的巨大數字,但對他卻並不是遙不可及的財富。面對這麼一個靠女子賣淫獲取暴利,但根本不缺錢花的人,我不但鄙視;並且不得不承認在這個世界上,真有可能是存在著一些生就在骨子裡壞透的人。

       當我在報章的報導中,獲悉這次澳門司警在行動中,一共逮捕了在“沙圈”充當妓女的96名年輕女子,她們的年齡是介乎20到27歲時,我的內心除了惋惜外,還感到特別的悲哀和痛心。這樣年齡的青年,在我的眼裡還都是涉世未深的大孩子;她們應該是充滿理想和夢想、並憧憬和規劃她們未來美好生活的一群。但是這群孩子在這物慾橫流的人世間迷失了方向。她們為了賺快錢、貪圖享樂而不惜墮落為娼妓,並葬送自己的大好前程。對報紙報導的在司警破獲的那個賣淫集團的電腦資料中,查獲總共有2400名年輕女子被操縱賣淫的事實更令我感到震驚。在這一刻,我再次感到對父母和師長們的感恩。因為自我幼年時,他們就開始向我灌輸正確的價值觀,教我勤奮向上、吃苦耐勞,摒棄一切好吃懶做、貪圖享樂的雜念。

       在這裡我不得不讚揚的是在這次破獲賣淫集團時,澳門警方採取的果斷抓捕行動。在世界很多地方,人們常把警匪當作一家看待。澳門雖然在回歸後的15年期間治安良好、居民基本上都能安居樂業。但是回歸前澳門治安奇差的陰影還是籠罩著澳門居民的心,因此澳門居民對警方的誠信還是抱有很大的成見和極度的懷疑。相信這也是為什麼在澳門居民中,長期盛傳葡京酒店內“沙圈”賣淫猖獗是因為背後有警方撐腰的緣故。當然,這次警方的抓捕行動不但用事實粉碎了謠言,並且也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樹立了警隊的正面形象。相信這對新一屆政府在市民心目中提高威望是起了正面和積極的作用的。在2015年元月伊始和新一屆政府就職後短短的20天,警隊就向市民送上這份大禮,實在是可喜可賀的。

       1月16日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赴深圳參加國家法改委和財政部關於我國經濟形勢和財政情況通報會。在會議結束前,人大副委員長陳昌智作了重要的講話。在談到澳門問題時,陳副委員長期望在澳門政府和各界人士的努力下,澳門能逐步朝向產業多元化的方向前進,以期改變博彩業一業獨大的弊端。另外陳副委員長也特別提到,他期望在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的領導下的新一屆政府提高管治能力,把澳門的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偉大事業推向新的高潮。其實,回顧澳門主權回歸祖國15年的時光,澳門在經濟上獲得了飛躍的發展、澳門老百姓也基本上可說是安居樂業的。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根據澳門的現狀,在澳門還存在著不少的問題,特別是在政府管治能力方面是存在著有待提高的空間。

       我個人認為雖然回歸後的15年中,澳門居民基本上都得以安居樂業,但澳門政府施政能力不足,形成澳門居民還是時有民怨和民憤的主要原因。所以不要說陳昌智副委員長對澳門新一屆政府寄予厚望,相信每個澳門居民也殷切地盼望著新一屆新政府能多為澳門居民謀福利,並帶領澳門走向繁榮富強。

 

曹其真寫於2015年1月24日


[1]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冷
[引用] | 作者 | 27th Jan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2]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冷
[引用] | 作者 | 27th Jan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