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8th Feb 2015 | 一般 | (250 Reads)

       2015117日星期六晚上8點,我到澳門文化中心聽了一場音樂會。在一般的情形下,星期六晚上我是不會去聽音樂的,因為每星期六是我一週一次的打麻將娛樂日,因此它對我來說基本上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但是117日的週六,我願意放棄神聖不可侵犯的娛樂日,因為那晚世界著名的波蘭鋼琴家齊瑪曼(Krystian Zimerman)蒞臨澳門文化中心與由著名的指揮家呂嘉執棒的澳門樂團同臺演出。其實自從我多年前愛上了西洋歌劇,特別是愛意大利的歌劇後,我已甚少聽小提琴獨奏、鋼琴獨奏和交響樂。所以我對現今世界上著名的鋼琴家都不熟悉,我也根本沒聽說過齊瑪曼的名字。

       201412月我在北京期間,我和我的好朋友我國著名的指揮大師呂嘉夫婦一起吃晚飯。在飯局上,呂嘉告訴我,2015117日晚上在澳門文化中心有世界頂級鋼琴大師齊瑪曼蒞臨澳門演出的音樂會。當時我拿起手機查找到那天是星期六時,心中對這場鋼琴獨奏的興趣驟然而減。但是當呂嘉說,齊瑪曼是世界上最頂級的、如果真的要排名的話,他在全世界的鋼琴家中肯定是前5名的鋼琴家之一時,我改變了主意。因為其他人的意見我可以不聽,但是呂嘉的意見我是一定要聽的。因為呂嘉不但是我的好朋友,他還是世界頂級的指揮大師。所以他認為好的話,那一定是好的。

       飯局結束後,我發了一條信息給我的秘書Anna,囑她去文化中心買20張音樂會的票子。我想請現在正在澳門讀碩士的同濟學生和同濟的工作人員一起去欣賞這場鋼琴獨奏。多年來,每當有好的音樂會,我一定會購買多張票子,因為我覺得欣賞一場好的音樂會是人生中美好的享受機會,因此我一定會邀請我的學生和同事們和我分享。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第二天Anna給我發來信息說,獨奏音樂會的門票基本上已賣得七七八八,所以她能買到的都不是最好的位子。Anna的這條信息引起了我極大的好奇,因為在一般情況下澳門文化中心的門票,並不是很難買的。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於第二天上網搜索了齊瑪曼的資料。

       網上有很多有關齊瑪曼的消息。據網上資料顯示,齊瑪曼1956年出生於波蘭扎布熱。5歲時開始由父親啓蒙學習鋼琴。1963年在卡托維治音樂院師從楊辛斯基。1975年他在有118名參賽者的蕭邦國際鋼琴大賽中,赢得了第一名。當時他年僅19歲。那一次的比賽結果奠定了他日後在國際樂壇的表演事業基礎。也是從那次以後,他開始了他在世界各地的演出。他於1976年年僅20歲時與卡拉揚及其麾下的柏林愛樂樂團合作,1979年和紐約愛樂樂團合作,首次在美國演出。在此後的幾十年中,他的足跡遍及世界各地。

       網上資料顯示齊瑪曼是現今公認的世界上最傑出的鋼琴家之一。他以詮釋浪漫主義音樂見長, 但他演奏的範圍廣泛,並非常支持現代音樂的發展。齊瑪曼除了在世界各地演出外,也致力於錄音。其中最為著名的錄音有:與卡拉揚合作的格里格、舒曼的鋼琴協奏曲;與伯恩斯坦合作的布拉姆斯鋼琴協奏曲及貝多芬鋼琴協奏曲;蕭邦的兩部鋼琴協奏曲(其中有一版本是朱利尼指揮齊瑪曼演奏鋼琴,而另一版本是齊瑪曼自己彈和自己指揮的。);與小澤征爾合作的李斯特鋼琴協奏曲以及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一和第二鋼琴協奏曲。

       我雖然已經在過去的很長時間裡,沒有聽過鋼琴的獨奏,但是我對挪威作曲家格里格,德國作曲家貝多芬、舒曼、布拉姆斯,匈牙利作曲家李斯特和俄羅斯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等享譽世界的作曲家和他們的作品還是相對熟悉和喜歡的。而當我讀到齊瑪曼對自己的演出作嚴格的控制,並規定在每個樂季只安排50場演奏會時,我除了增強去聽這場音樂會的意願外,內心還特別冀盼117日快速地到來。

       我和117日音樂會另外一位主角呂嘉,雖然相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們已經成了很好的朋友。相信我們之所以能成為好朋友的原因是因為,呂嘉是一位音樂界的奇才,而我是一個酷愛古典音樂的知音,和是熱愛歌劇的『迷』。在我和他的相處中,我發現呂嘉是一個擁有特別討人喜歡的性格,和非常隨和的人。我除了欣賞和敬仰他的才華外,也喜歡他不驕不燥和謙虛勤奮的處世態度。從他身上我看到一個藝術家的純真、細膩的氣質和高尚,並且與世無爭的品德。

       由於我和呂嘉相識的時間並不長,所以我對他的成長、成名的過程是不太了解的。再則,呂嘉平時說話不多,他甚少說起他的過去,更不會在人面前誇誇其談他成功成名的經歷。所以那天在網上查閱了齊瑪曼的資料後,我上網搜索了呂嘉的資料。

       網上的資料顯示呂嘉出生於上海,父母都是音樂家。呂嘉11歲時隨父母遷往北京。並於15歲進入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學習,和於18歲时考入中央音樂學院。他是當年指揮系唯一的學生,師從著名指揮家鄭小瑛老師。1989年呂嘉收到德國柏林藝術學院的考試邀請並去了德國。由於他到柏林時,學生宿舍要排隊入住,而他無錢入住旅館,所以他在地鐵站住了好幾個晚上。當他初到德國時,為了賺取生活費,所以在一家中國飯店打黑工。他當時每天的工作時間特別長,但工資卻很少。為了賺取比在中國飯店打黑工稍高的工資,他後來轉到瘋人院打工。在他到德國半年後的1989年的9月,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他報名參選了在意大利的特蘭托(Trento)舉行的"安東尼奧‧普蘭佩得羅第(Antonio Pedeotti)國際指揮大獎賽"。在那次比賽中,他贏得了冠軍,獲得了評委會的特別獎。那一次比賽是呂嘉在指揮生涯中的重要轉折點。他於第二年在意大利佛羅倫薩歌劇院院長的引薦下,出任了意大利特里埃斯特市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呂嘉的輝煌歌劇指揮生涯也從此開始了。

       網上消息列舉了呂嘉職業生涯的很多『第一』。如:他是第一位在歌劇的故鄉意大利出任國家歌劇院首席指揮的亞洲指揮家,第一位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並率該團赴歐洲巡演的中國指揮家,也是第一位錄製德國作曲家門德爾松交響曲全集的中國指揮家。他更是全球唯一錄製了瑞典國寶級作曲家英瓦-利德霍姆全套交響樂作品的指揮家。如今的吕嘉,擁有著西洋歌劇和交響音樂的寬廣曲目,從德奥古典音樂到晚期的浪漫派作品,法國印象派作品和浪漫歌劇,俄羅斯、中歐、北歐浪漫派音樂,意大利古典及浪漫歌,直至20世紀古典音樂和現代音樂。2007年呂嘉在意大利佩薩羅的羅西尼歌劇節指揮歌劇的《鵲賊》榮獲歐洲年度最佳歌劇獎,他的團隊獲時任意大利總統拿坡里塔諾頒發的總統杯獎。他被意大利的音樂評論家譽為,比意大利人更懂得意大利歌劇的指揮家。

       在此,我不得不提的是,去年我在國家大劇院出席的由呂嘉指揮的的歌劇演唱會《威廉.退爾》,是我在這一生中,聽到的最好的,也是最出色的一場歌劇演唱會。那場歌劇演唱會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現在每當我回憶那場音樂會的情景時,我還能感到當時心靈受到的莫大震撼的歡愉。那場音樂會令我終身難忘,並且回味無窮。從那次後,我對呂嘉的才華比以前更加敬仰了。

       呂嘉自2008年起,出任中國國家大劇院歌劇藝術總監和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首席指揮,亦同時兼任澳門樂團音樂總監和首席指揮。2014年呂嘉帶著年青的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到美加多個大城市作巡迴演出,獲得了美加觀眾的一致好評。而自2008年呂嘉擔任澳門樂團音樂總監後,澳門樂團的水平有了突飛猛進的提高,目前澳門樂團已成為亞洲最優秀的樂團之一。

       當我在閱讀上述網上列舉的呂嘉成功史時,我內心特別的感動。我為自己有這麼出色的朋友,感到無比的驕傲。我更為我們中國出了這麼一個傑出的指揮大師而感到興奮和光榮。他的故事令我再一次認識到,一個人的成功不可能是純粹憑運氣和天賦獲得的。我也更加明白了一個人的成功,除了依靠天賦和運氣外,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是我們自強不息、吃苦耐勞的奮鬥精神,和堅持不懈、不達目的決不放棄的堅韌意志。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時會遇到我們心目中的成功人士。我們很多時會羨慕他們的天賦和運氣,並嘆息自己的命運不濟。其實,我們看到的僅僅是那成功人士在他們功成名就後的光輝一面。而我們是不會知道,他們在成功之前的那些鮮為人知的艱難和辛苦。

       我很理解年輕人在走上社會時,對自己應該如何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和對自己的前途常常會感到迷惘。所以我認為我們這些過來人和長輩,應該負起引導他們走好人生道路的責任。這也是為什麼,只要我有機會,就會向在我周圍的年輕人介紹,在社會上和在各領域中,獲得很大成就的成功人士的發跡史和成功史。因為我相信這些成功人士的故事,一定能讓年輕人從中吸取正能量。求上進的年輕人也一定會被那些真實的故事感動,同時也會受到啓發、激勵和鼓舞。相信在受到啓發、激勵和鼓舞後,他們在人生道路上一定是會堅持埋頭苦干、奮發圖強的精神,並積極爭取在他們的人生中,創造他們自己的奇跡,最後走上成功的大道。

     《齊瑪曼與澳門樂團》音樂會舉行的那個晚上,也就是2015117日的晚上,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和弟弟其銃及他的家人,在開場前提前10分鐘在澳門文化中心劇院中就座。在開場前,我注意到那天晚上劇場內座無虛席,而且觀眾基本上都提前進入劇場並靜侯音樂會的開始。那天晚上的節目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布拉姆斯的D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作品15。而第二部分是布拉姆斯的F大調第三交響曲-作品90。其中第一部分是齊瑪曼和澳門樂團同臺演出,而第二部分就僅有澳門樂團的演出。

       齊瑪曼不愧是一位被譽為《鋼琴詩人》的世界頂級大師。當他坐在鋼琴旁的那份從容、自然和自信,就已經深深地吸引臺下聽眾的注意。當他開始演奏的那一刻起,全場聽眾都被他完美的技巧、富感情詮釋樂曲風格迷住了。他的每一次觸鍵,都是那麼清晣、明亮和透徹,我感到我的心隨著他彈奏的每一個音符而狂奔、飛躍。而我的心靈感到莫大的歡愉。在他整個演奏過程中,我的身心都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那晚由呂嘉執棒指揮的澳門樂團的演出也是特別精彩和超水平的。作為澳門人,我對澳門樂團的水平在近年來有了大幅的提高,及呂嘉和澳門樂團是如此的出色感到非常的驕傲。另外,我對澳門文娛生活日趨豐富,和在澳門文化中心的演出節目水平越來越高感到非常的高興。因為這些高水平的演出不但豐富澳門人的精神生活,同時也不斷地提升著澳門這座小城的文化氣息。

       聽說今年世界著名的男高音多明戈也將蒞臨澳門演唱。記得2007年,我到香港聽已故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多蒂演唱會時,心中想的是,如果這些世界級大師也能來澳門演出的話,那會是多麼地好。但是想不到的是,那麼快我的夢想就成真了。我內心殷切地盼望多明戈和更多的世界頂級大師們的到來。我相信隨著他們的到來,我們澳門這座小城將掀起一陣陣大師的熱潮。

     

曹其真寫於20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