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5th Feb 2015 | 一般 | (304 Reads)

        2001年,時任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先生在2001年發表的《2002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提出了為解決城市交通問題,政府將會在澳門引入【全新的集體運輸系統】。

        及後,澳門政府就集體運輸系統的設計、規劃,在過去的列年內向公眾作下列的報導:

【澳門政府於2002年委托香港地鐵有限公司為澳門軌道運輸系統進行研究。

    20032月,香港地鐵公司在澳門立法會第一常設委員會會議上介紹了《澳門架空捷運系統――初期可行性研究》報告。在那次會議上,香港地鐵公司代表向委員會報告,他們建議採用架空輕軌方案,首期系統總造價約為2730億澳門元。但方案的成本效益備受質疑,未以居民为主要服務對象亦備受批評。

    20052月,香港的地鐵公司完成第二份顧問研究報告,改為建議使用地下捷運系统,並訂定了初步選線方案,但研究報告被指存在造價過高等多種問題,所以不獲澳門政府接納。

    2006年10月,澳門特區政府自行發表《道捷深化研究》方案,被市民批評站點設置過密以及未能照顧舊城區等問題。

    2007713日,政府再發表《道捷運系统化方案》,該方案指出澳門政府計劃於2008年動工興建輕軌,對深化研究方案進行了一些修訂。

      20071012日,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正式宣布興建輕軌首期路線。系统使用優化方案,並未作進一步更動。政府同時宣布,將於2007年底邀請國際顧問公司草擬標書,2008年公開招標,並原定于2008年下半年正式動工。但後來因有投標公司提出上訴,運輪工務司轄下的運輸基建公室用了4個月時間去處理,因此工程曾押後至200920102011年,後因輕軌路線一改再改,而且需時處理工程投標的上訴程序,因此延至2012221日才能正式動工。政府並同時承諾於首期工程動工後,随即進行第二期方案的規劃,並提出可行性方案諮詢公眾。

     20101230日,運輸基建公室公布澳門輕軌系统第一期行車物料及系統 採購國際公開招標的甄審結果,三菱重工有限公司(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 Ltd.)擊敗兩競爭對手,以四十六億八仟八佰萬澳門元中標。

    201133日,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和伊藤忠商事公司以480億日元獲得澳門輕軌系統的設備訂單,訂單包括了110節車廂、通訊系統及自動檢票等整套設備。

    20111013日,運輸基建辦公室公布,經市民票選,濱海巡航成澳門輕軌列車車款。

    2013420日,工務局城市規劃廳廳長劉榕表示,為配合廣珠城軌拱北站已通車,當局正研究輕軌第一期由關閘站延伸至青洲站,作為澳門半島第2个通往珠海的關口。

    201387日,輕軌列車開始進入生產階段。

    20131112日,行政崔世安在宣讀2014年財政年度施政時證實,輕軌新口岸段行走内街的争議終有解決條件,新口岸輕軌路線將調整,將走線貫穿内街敦街改為環繞外圍孫逸仙大馬路,已獲中央政府批准,在維持新城填海面積不變的前提下,微調部分填海範圍,適當增加孫逸仙大馬路一帶土地面積,以作輕軌外圍走線結合外環行車道的調整,年底將確定新口岸最終走線,最快20142015年動工,因澳門段工程比氹仔段已延遲達23年,通車日期亦因此需延至20182019年。

    201463日,澳門輕軌第一期澳門南段已經定線,新口岸段由最初經倫敦街、在宋玉生廣場設站、然後經波爾圖街轉入城市日大馬路。現在改為經過金蓮花站後一直沿孫逸仙大馬路,然後再轉入城市日大馬路,中途在新增填海的地方設立科學館站,全部以高架的方式行走。】

       2002年政府規劃建造集體運輸系統起,在2007年決定興建輕軌,花費了5年時間,而在2007年至今又過了7年。但是在過去的十幾年中,澳門市民雖然不斷地聽到有關建造輕軌的消息,但是我們可說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因為澳門市民不要說到現在沒有看到澳門輕軌的影子,而輕軌工程的開工跡象也僅僅是在最近才在氹仔島上出現。

       我本人對於政府預計2016年第一期氹仔段通車和預計20182019年第一期澳門段通車,心中存在極大的疑問。當然我對澳門居民最終是否能乘上輕軌並不擔心。因為根據政府的報導,如果政府在這時放棄建輕軌的計劃,是會引起一連串的訴訟和麻煩。而澳門庫房充足,政府又不缺錢花。所以我相信澳門居民在猴年馬月後的某一天,是一定能如願以償地乘上輕軌的。但是我對澳門居民究竟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卻很擔心。我的擔心在2015119日澳門特別行政區審計署的第三份審計報告中得到證實。

       2015120日澳門日報刊登了,澳門審計署對澳門輕軌第三階段專項審計報告。該報告形容審計署狠批估算繼續亂籠。那天報導的內容如下:

【顧問公司及氹仔段承建單位長期工作不力,運建辦不依法監督,拖延誤事,致輕軌估算已由最初的四十二億元,大增至一百四十二億七千三百萬元(截至2013年底),且尙未封頂。該署警告,每延後一年便可能增加十多億澳門元開支,且成本會以複合增長累加。另外,輕軌一期已嚴重延誤,因澳門北段尚未定案,按五至六年工程推算,竣工日期約要延至20192020年間。審計署要求運建辦制訂更周詳及合理的工作計劃,重新審視及檢討過去因循舊有管理方式引致的失誤和謬誤,徹底防錯糾弊,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其實這份審計署的上述審計報告已非是第一份報告。澳門政府是於2003年正式提出在澳門建造集體運輸系統,而審計署2010年開始跟蹤審計,並在20112012年先後公布了兩份專項審計報告. 報告指出一系列造價估算、財務管理、工程規劃管理問題。是次報告是在跟進第一、二份報告提出的十四項審計項目。審計時發現,其中十二項已改善,餘下兩項未改善皆與整體投資估算有關。是次報告審計範圍包括項目管理團隊人員到位情況的監控違約金條款及對工程延誤的處理輕軌系統整體投資估算的更新

       澳門審計署對澳門運建辦2007年公佈《澳門輕軌系統首期優化方案》,推算第一期總成本約四十二億元,2009年升到七十五億元,20116月的一百一十億元的結果提出了異議。指出運建辦採用靜態估算成本的結果不符合實際情況。運建辦在吸收了審計署動態估算的建議後,在2012年報告中的成本估算時,加入了應急費用和估價變動準備金。從而得出輕軌一期動態估算為一佰四十二億七仟三佰萬元這個結果。

        當我看到審計報告中下列的那一段文字【輕軌估算已由最初的四十二億元,大增至一佰四十二億七仟三佰萬元(截至2013年底),且尙未封頂。該署警告,每延後一年便可能增加十多億澳門元開支,且成本會以複合增長累加】時,雖然我心中對此情況早已有數,但是還是覺得十分的震驚。特別是讀到其中【且尙未封頂】那幾個字時,我腦海中浮現了,前行政長官何厚鏵先生的那句話【細路仔做大人事】。我相信這件事,又是澳門官員的一個典型的【細路仔做大人事】的事例。

       其實多年來,澳門居民對澳門特別行政區在公共投資項目中的超支和超時完工的現象可說是司空見慣的。澳門人雖然對此一直很有意見,但是因為超支和超時完工成了常規,因此澳門居民對這種不正常的現象,也慢慢地習以為常了。不過20151月19日審計報告中,披露的這項投入巨大公帑的輕軌建設的投資項目,竟然是一個沒有預算、不計成本和完工無期的項目。還是引起了澳門居民極大的反感和憤怒。

       自從賭權開放後,澳門特別行政區庫房由小得可憐而變得非常充足。澳門人的生活也普遍提高,因此社會上呈現相對平和的氣氛。但是我覺得雖然澳門富有,並不等於掌握公帑的澳門官員和公務人員可以亂花錢。因為他們手中的錢並不是他們自己的,而是屬於澳門全體市民的。我們每個人在治家時,尚且要量入而出,並且要盡量節約,在花並非屬於自己錢的時侯,當然更加要把自己手中掌握的每一分公帑花得合情合理。不過令人痛心的是,歷年以來澳門政府官員在施政時卻是沒有節制的亂花公帑。

       這次各報章有關澳門建造輕軌的報導,令我認真地思考了造成這個項目沒有預算、不計成本和完工無期的原因。我很認同絕大部分人的認為,澳門缺乏對政府公共開支的監督機制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但是我認為比缺乏監督機制還要重要的原因是,我們政府的官員和公務員,嚴重缺乏生活經驗、管理知識和常識的緣故。當然我知道負責這個具體項目的官員可能都是為人正派和文化程度不低的專業人士,但是他們局限於書本知識,所以他們不知道如何靈活應用他們的知識,更不知道規劃和建造輕軌應該從何著手。

       從建造輕軌這件事,我聯想起了,雖然我們的公務員隊伍不斷的膨脹,但我們政府的工作效益還是那麼的低劣的原因究竟何在。當然從表面上公共投資工程超支、延期和公務員隊伍膨脹且效益低劣,好像完全是兩回事。但是想深一層,我覺得澳門政府施政上出的種種大小問題,歸根到底都是因為,官員非但沒有知識,就算有知識,也並不知道將學到的知識應用在生活和工作中。而且他們雖然管理著各政府部門,但是他們卻是根本不懂什麼才是真正的【管理】。

       我長期從事企業管理,我的經驗告訴我,無論你是管理企業的或是從事生產的,市場是企業的命根子。如果擁有市場的話,那麼決定企業成敗的就是,力求【成本和效益】相符合。但是在建輕軌這個項目中,澳門運建辦的官員很明顯地不明白,要做好這個項目,首先必須考慮成本,然後力求【成本和效益】相符合。

       很多人都會認為管理私人營利的生產或商貿企業是不能和管理政府部門相提並論的。但是其實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一理通、百理通】的。因此無論你管理的是私人企業或公共行政機構,它們的最基本原理是相同的。雖然從表面上來理解,在從事生產、建築、貿易或商品交易的企業裡,成本是可以根據市場的需求用數學原理來計算的,而政府機關是無法根據市場的需求來計算成本的。因為大家都認為政府機關是不營利的,所以也不存在市場的。我認為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因為對於政府機關來說,它的市場就是它所服務的老百姓。而根據服務對象老百姓需求的多與少,來計算機關應該【配置】的工作人員數量、辦公室的各項設施及空間。其中的【配置】就是每個政府部門的成本計算。這一點在我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期間,在對立法會的管理時得到了證實。因為我把經營私人企業的不鋪張不浪費,勤儉節約,力求低成本、高效益,和發掘每個工作人員最大潛力的經營方式帶到了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也因此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長期以來工作人員的配置和支出都相對較低,但立法會工作人員的工作效益是相當高的。

       為了解決澳門特區政府管治中長期存在的高成本、低效益現象,我認為我們的各級官員一定要學習管理知識,而政府亦可多舉辦一些管理學的課程,讓每個官員都明白【成本和效益】必須相符合的管理原則。

 

曹其真寫於2015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