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8th Mar 2015 | 生活點滴 | (251 Reads)
      Evora市位於葡萄牙中部的Alentejo地區。Alentejo地區主要以農業為主,在Alentejo是幾乎見不到高樓大廈的。Alentejo地區出產的葡萄酒在葡萄牙是很出名的。那天Dr. Leca夫婦比我們一行先到了我們約定一起共晉午餐的餐廳D. Joaquim
。當我們一行步行到接近就餐的餐廳門口,見到他們夫婦充滿笑容的臉和他們伸出和我擁抱的手臂時,我的內心感到特別的喜悅和興奮。在那一刻,我腦中浮現了我和Dr. Leca一起工作時以及我和他們夫婦倆一起吃飯、聊天時的情景。看著眼前的這兩個老朋友,我心裡感到特別的溫暖。

     我們一行34個人加上Dr. Leca夫婦,將餐廳擠得滿滿的。據說這家餐廳D. JoaquimEvora城裡是享有盛譽的。一般在葡萄牙有名的飯店,即使在經濟不好的情況下,它們的生意也都還是不錯的,那天還正值周末,所以餐廳裡座無虛席的情況並不令我奇怪。

     在過去的接近45年期間,我曾經去過葡萄牙超過100次之多。我對這個國家的地理、氣侯、人文和風俗習慣都比較熟悉。但是我從未對再次到這個國家感到有絲毫的厭倦。因為葡萄牙這個國家不但美麗,而且葡萄牙人的純樸、善良、友好和樂觀的處世態度也深得我的喜愛。

     在過去的很多年中,葡萄牙一直處於經濟蕭條的狀態中,而且社會上的失業率亦很高。但是令我驚奇的是,絕大部分葡萄牙人都能坦然接受經濟不景對他們帶來的沉重壓力,並且也能以樂觀和積極的態度面對生活中的困難。絕大部分葡萄牙人,不會像我們中國人這樣,在生活上遭遇不愉快的事情時,抱著怨天尤人的情緒,並愁眉苦臉地過著每一天。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都還是按平時的生活規律和節奏生活。在那一刻,我想起了去年有一位同濟的學生和我說,她真的不明白她房東家的兒子雖然是失業在家待業,但那位年輕人還到沙灘去曬太陽和渡假。當然,我不贊成我們抱不求上進、不打拼的態度在這個世界上活著,但是我認為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必須盡量樂觀和開心地活好每一天。常言道:在人的一生中,十有八九是不如意的。因此我們在不如意時,應該想到的是值得我們高興的生活中如意的一二。 

     在進入餐廳後,我們在各自的座位上就坐。Dr.Leca夫婦分別坐在我的左右兩邊。在侍者遞上菜單時,他們夫婦倆合計叫了一份主菜。在點菜時,我已注意到他們夫婦間在對話時的語調特別地溫和。而在侍應遞上了主菜後,Dr.Leca的夫人在分菜給Dr.Leca前,還特別有禮貌地問她丈夫,他是否同意她可以開始分菜了。Dr.Leca夫人說話時不但語調非常溫和,而且她說話的語氣也顯得特別的禮貌。令我感動的是,在他們簡單的交談中充滿著溫馨和友善。其實,自我多年前在澳門認識他們時就知道他們夫婦之間的感情特別好。但是想不到的是,在結婚多年,並在外孫女已進入大學後,他們還是那麼的相敬如賓,並且如此地以禮相待對方。根據我的經驗這在我們中國人中是絕對少見的。

     在那一刻,我心中想的是這個"禮"字。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個"禮"字是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提倡的"核心元素"。不久前在網上我曾讀到我國國學大師錢穆曾說過的幾句話。它們是:"中國文化說到底是一個字,那就是禮。";"禮是中國人一切行為的準則。";"離開了禮來談中華文明,則是無從談起的。"。不過,環顧我們的四週,我不得不遺憾地說,我們的國家現在強大了,我們的經濟發展了,我們的國民比以前也富有了,但是我們國民在這個"禮"字上卻是每況愈下。

     寫到這一刻,我不期然地想到了一位記者在今年兩會期間寫給兩位代表的一封公開信。我現在將它其中的兩段文字摘錄下:

今天看到了網上的一段視頻:中國人在泰國的航班上大打出手,29人被當地警察帶走。這段視頻被打上英文字幕,在全世界傳播,可謂丟人丟上天。

當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第三航天大國、第一貿易大、第一外匯儲備大國的時候,中國的軟實力是這樣的:

世界著名旅遊勝地清邁拒絕中國遊客;

新加坡出現應將中國人趕出新加坡的聲浪;

法國某時尚品牌酒店聲稱不歡迎中國人;

不少外國酒店的自助餐不接待中國遊客;

北美大學不歡迎中國留學生;

比利時截獲的盧浮宮假票,都來自中國人的包裡;

某國際網站舉辦"世界上最糟糕遊客"調查,中國位居第二位;

……等等等等。

某中國富豪駕法拉利跑車,在新加坡市區超速闖紅燈與一輛出租車相撞,造成3人死亡,引發新加坡人對中國移民的恐慌;

一名富二代留學生在西雅圖飆車,致當地居民14傷,其父母聞訊趕來,輕鬆付出200萬美金保釋金,讓美國人瞠目結舌;

另一名富二代留學生涉嫌強姦女房東被捕,其父母竟無視當地法律,欲以重金賄賂受害人翻供,被外國人唾棄;

一個將信用卡"留在"奢侈品店、讓售貨員隨時刷卡搶購第一款最新產品的女生,感嘆比起那些一次性買下香奈兒整季新品的朋友,自己還算不上富二代。美國人無語。

在許多世界知名的奢侈品店裡,當中國消費者們完了大把的鈔票,像買白菜一樣帶著大包小包吵吵鬧鬧地離開時,那些賺足了錢的設計師們對於這等毫無品味的狂購行為,投去了輕蔑的目光。】

      雖然我沒有看到上文作者所指的視頻,但是我對視頻上所述的事情還是有所了解的。當然我不相信我們每個中國人都是行為和操守不當的人。但是我們確實有一些出外旅遊的遊客,和在外國留學的學生的行為是令人不敢恭維的。對那些人的不良行為和不當操守,不要說令外國人向他們投去輕蔑的目光,就算我這個中國人也覺得難以接受。寫到這裡,我認為,我們今後必須對我們的兒童和青少年加強這方面的教育。在此刻,我想起了去年我從網上摘錄並粘貼在我文檔中的有關"禮"字的一段文字特別值得我們推敲。它是:"禮讓一寸、得禮一尺,人無禮、不立事,國無禮、不成強,禮爭一分、寸步難行,禮讓一步、海闊天空。"

     午飯過後,Dr.Leca夫婦帶我們到離餐廳不遠的釀酒公司"Adega de Redondo"參觀。為了讓我和學生們充分了解製造紅酒、白酒的過程,Dr.Leca還特地從里斯本請來了一位專家為我們一行介紹釀酒的方法和過程。這家公司是由葡萄牙Alentejo地區葡萄莊園的莊主聯合組成的。公司的股份根據每個莊園的耕植面積的大小和葡萄產量的多少按比例分配。我覺得這個主意很不錯,因為一則能鼓勵個體單幹的小莊園種植葡葡,二則也是減少投資成本和增強由這一地區製造的酒在市場上的競爭力。那位專家非常耐心地向我們作了整個釀酒過程的詳細介紹。最後除了讓我們品嚐那家公司釀製的紅酒和白酒外,還送給我們一行每人一瓶紅酒。對Dr.Leca夫婦這一刻意的安排,我內心感到無比的感激。

     離開釀酒公司後,Dr.Leca夫婦將我們一行帶到了他們的莊園。他們的這個莊園位於僻靜的田野裡,它的四周都是種植葡萄的莊園。Dr.Leca的莊園佔據一個小小的山坡。山坡頂上是Dr.Leca夫婦居住的平房。令我感到非常驚喜的是,在平房屋簷下懸掛著的一幅用中文書寫的巨型橫額。上面寫著的是:"春節快樂、歡迎光臨"。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對Dr.Leca夫婦的感恩之心更加加深了。因為我知道他們夫婦倆雖然在澳門居住和工作超過20年,但期間他們並未學習中文,所以他們做這幅中文橫額是極之不易的事情。

      Dr.Leca夫婦居住的平房面積不大。裡面的裝飾樸素雅緻、乾淨整潔、充滿生氣並且非常舒適。他們住房邊上有一個露天的游泳池。看著池中碧藍的水,和游泳池前方的一望無際的風景,我心中當時產生了想跳下水中暢泳的衝動。走下平房的三個臺階,右側有一小小的磚房,磚房裡是一個特大的烤箱。Dr.Leca告訴我,如果下次我再帶學生去他家時,可在他家自己動手烤豬或烤羊吃。走過裝有烤箱的磚房,我們見到的是Dr.Leca夫婦種植葡萄的田地。種植葡萄的田地雖然不大,但是相信在種植和收成期間,也應該是夠他們夫婦倆忙碌的。走下山坡,我們進入了Dr.Leca夫婦從事他倆藝術工作的作坊。

      作坊裡放著很多由Dr. Leca創作的雕塑品,在牆上掛著一幅Dr. Leca夫人的自畫像,畫像上Dr. Leca夫人的臉上展現著幸福慈祥的微笑。作坊裡充滿溫暖和生氣,令我感到田園生活的美好和寧靜。在那一刻,我把孩子們召集在我身邊,並即席的有感而發地向孩子們說了一番話。我說,我和Dr. Leca夫婦相識已超過30年,由於我們至誠相交,所以我們成了好朋友。我也向孩子們說出了令我深為感動的他們夫妻之間相敬如賓的恩愛關係。在這次我更是親眼目睹了他們淡薄名利、活在當下的幸福和快樂。在和他們短暫的相處中,我對他們的敬愛更加加深了。我告訴孩子們,他們是我人生中的楷模,在今後的人生路上,我將以他倆為榜樣,善待自己並且按照自己的意願,將自己的每一天活得自在和快樂。

      Dr.Leca在澳門工作時,擔任過經濟局副局長和澳門世界貿易中心董事局執行委員會主席,當時在澳門也可說是一位顯赫的政府官員。但是曾經是顯赫的政府官員,並沒有成為他們夫婦倆的包袱。他們在回到葡萄牙後,放棄繁華繽紛的都市生活,落戶於鄉村,過著自己嚮往的田園和藝術家的生活。他們倆現在的生活簡單、樸素、自在和快樂。並且也完全過上了隨心所欲的自由生活。他們再也不必為在為官時的那些不喜歡的應酬而煩惱,更不必再強迫自己與他們內心不願見到的人周旋和來往。想到這裡,我真的非常羨慕他們。我覺得他們是真正懂得生活並不留戀過去和活在當下的快活人。我也真正體會到了只有放下昨天,才能活好今天,並且積極展望美好明天的道理。寫到這一刻,我想到了我經常告誡同濟學生們說的那兩句話:"在自己位高權重時,要善待別人;在從高位退下來時,要善待自己。"是真正的硬道理。

     我們一行在Dr.Leca夫婦平房正面的臺階上合影後,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向他們告了別,並登上旅遊大巴啓程回里斯本。我和學生們在里斯本的Gamblinho餐廳晚餐。晚飯後,當我回到下塌的酒店時已是接近晚上的11點鐘。那時我雖然有些累的感覺,但是我的心情卻是特別的好。回到房間後,我仍未有睡意,我閉著眼睛、坐在沙發椅上,靜靜地回顧發生在白天發生的事情。我強烈地感受到,我再次踏入人骨教堂那一刻心中感到的寧靜和平和。我的腦海中也出現了在那短短數小時中,我們一行與Dr.Leca夫婦相聚時的每一細節。我除了感激Dr.Leca夫婦的精心安排和熱情接待外,我心中再一次感到廣結善緣和人在這個世界上必須要擁有知己的重要性。我也再一次明白了,知己並不一定要近在咫尺、朝夕相處,因為真的友誼是不會因大家相隔遙遠而淡薄的。這次再見Dr.Leca夫婦,令我進一步明白,所謂知己者是,不會計較你是否富貴或貧賤。而且知己會在當我們需要他們的時候,敝開雙臂和伸出雙手,儘他們最大的努力來幫助並滿足我們的需求。想著想著,在不知不覺中我坐在沙發上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曹其真寫於2015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