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5th Apr 2015 | 生活點滴 | (245 Reads)

      我說的“人的幸福快樂並不是來自金錢的多少和地位的高低,而是來自內心的平靜和問心無愧。”這句話時,實在是發自內心,並且是有感而發的。隨著自己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覺得,在我離開這個世界時,如果感到自己的一輩子是活得問心無愧,不留下絲毫遺憾對我會是最重要的。所以,為了不讓自己留下無法彌補的遺憾,近年來我無論在為人處世或做事方面,都會比較注意自己的言行。

      事關我以急性子、脾氣壞、任性和口沒遮攔著稱。因此在過往的人生中,我常常會在很多非原則性的、和本來和我無關係的一些小事情上,與人起衝突。也因此常常造成我無意中傷害他人,同時也為自己留下了一些遺憾。從我幼年起,我的師長們就常常提醒我要改掉這些壞習性,而且我也明白這不但會影響我自己和人相處,也在無意中傷及他人。但真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所以雖然我一直都想改掉那些缺點,但是總是改不過來。

      在接觸佛學後,我深深地喜歡上了佛學,並在內心深感佛學的精湛。我喜歡佛學是因為它不迷信。而感到它的精湛是因為它是一門"無住心智慧"的大學問、和教人為人處世的哲學。在最近的將近四年時間中,我在業餘時間閱讀的幾乎都是和佛學有關的書籍。從中我除了認識和感悟到人生真正的意義外,也懂得了“放下昨天、珍惜今天和期待明天”的重要。在短短的三年多時間中,我逐漸地明白了每個人都必須坦然地面對人生中的生死榮辱,也必須淡然地接受自己的命運和人生。另外,佛學也促使我不斷提醒自己必須要採取以善心、愛心的心態處世,並用寬容、謙卑的態度待人。

      寫到這裡時,我想到了自己的急躁、任性,並深深地為此而感到不安。因為我的急躁、任性和口沒遮攔常常在無意中,傷害他人的感情和自尊。在這一刻,我叮囑自己一定要將這些不是之處改正過來,並在今後的日子裡要做到"惜言慎行"。

      回顧往事和總結自己脾氣急躁、火爆的根源時,我發覺雖然這和我天生的性格有些關係,但是最根本的原因卻是因為我在為人處世方面過於執著、驕傲和追求完美。在我的人生中,我不但執著於自己完美地為人處事,而且也要求我的家人和同事們按我的標準做人和做事。由於我在做任何事的時候都力求完美,並懷著不達到目的決不甘休的心態,因此每當自己或生活在我周圍的人,在為人處世時達不到我預定的完美程度時,我的心中總會感到非常煩惱,並有耿耿於懷的不舒服感覺。

     今天當我回想這些在人生中令我感到煩惱不已的經歷時,我深深地感到這些煩惱實在是我自找的。而此類自找的煩惱和耿耿於懷的感覺,在我的人生中,可說是數不勝數的。譬如,我為自己沒能如願以償地進入心儀的名牌大學而足足不高興了半個世紀之久。又譬如我在法國沒能修讀物理專業的博士學位,也足足令我怨恨自己的命運不濟長達了很多年。

      現在回首這些往事時,我明白我根本不懂得"放下"的道理。所以我執著地背著沉重的、昨天不愉快的包袱走在人生路上。在這種情況下,我一路走來當然會覺得特別的辛苦。在佛學的影響下,我逐漸明白了,進不了名牌大學,讀不了博士根本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因此而消極對待人生。我也明白了,如果我總是糾纏在過去的不如意事情上,這不但是於事無補,並且還令我陷入不必要的煩惱中。當我想通這些後,我真的感到在人生中忘掉昨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不愉快、不如意的事情,隨遇而安地活著是那麼的重要。

      有關在我處理和他人關係時,也是由於我一貫的執著,所以我對生活在我周圍的家人和同事也常常以我自己為人處世和工作態度的標準去要求他們。因此當他們的為人處世和工作表現達不到我的期望時,我會陷入極度的煩惱中。不過我也逐漸地明白了我的"執著"是沒有道理,且也是強人所難的。因為人與人之間是存在著思維和智力上、文化和教育背境上、性格和興趣上的差別的。忽略這些差別,除了會在無意中傷害他們的自尊心外,也會損害我和他們相互之間的關係。況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和工作的方法,所以我固執地將我自己的標準強加於他人的話,一定是無法得到我想要的結果的。

     現在當我看到我的親友在為人處世中的行為不符合我做人的標準時,我會將我的意見和看法坦白地告訴他們。如果他們能接受我的意見的話,我會感到很快樂。但如果他們不接納我的意見的話,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地煩惱不己了。因為我感到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活法的權利,我除了不能代替他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外,我也不可能改變他們習以為常的言行,因此現在當我實在看不慣那些人的所作所為時,我會選擇疏遠那些人,並讓他們按照他們的意願過他們的生活。也因此我不會再為那些人而生氣和煩惱。

      至於說當我的同事們在工作上犯了錯誤時,我目前還是會著急上火,因為他們的錯誤影響的不是我個人,而是影響著我的工作和事業。不過我也慢慢的學會了既來之、則安之的處事心態,並用坦然的態度接受因為他們的錯誤而造成的損失和責任。我會告訴他們,他們所犯的錯誤是什麼,也會和他們一起糾正錯誤。並在事後,我會很快的將事情忘記,也不會再為他們的錯誤而感到煩惱。

     上述我的這些想法也在最近閱讀的,由張笑恆著作的《南懷瑾大師的16堂課》這本書中的兩段文字獲得了印證。它們是:

【佛教教人向善,在佛家看來,人生之苦來自於執著。由於懷著非要達到某一目的才甘休的執念,所以不管遇上什麼境遇都不能做到隨遇而安,痛苦也就由心生。】

【佛家講究事隨緣,隨緣就是沒有任何勉強,事成了,沒有過激的興奮與成事後的傲慢,而只是淡淡的欣慰;事不成,也沒有難堪的懊惱追悔,而只是坦然地接受。】。

      在座談會接近尾聲時,我向同濟學生們透露了一直鞭策著我辦好雙語人才培養計劃的心聲。當然,我通過同濟慈善會培養的雙語人才,是國家和澳門都非常缺乏和需要的人才。但是我內心真正想的是通過培養人才來實現我的夢想。我一直以來除了在人生中,實現我的理想外,我還擁有一個夢想。對我來說我傾一生努力追求的理想,是令我自己成為一個事業有成,並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但是我內心還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我希望世界變得越來越美好。

      正因為世界對何謂【美好】並沒有固定的標準,也不會在我的有生之年達到終點,所以我才稱它為夢想。相信我的這個夢想應該是世界上每一個善良之人的夢想。更應該是世界上千千萬萬代人的奮鬥目標。

      記得大概在我退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位置後大約不到半年時,澳門一個電視臺邀請我到電視臺,並對我作了一次直談訪問。在當時,澳門的朋友們都認為我的年齡已經不小,所以我在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應該過一些休閒、清靜的老年人的退休生活。所以當我告訴那位年輕的記者,我除了達到個人的理想外,還要盡餘生捕捉我的夢想時,那位女記者的臉上即時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而且她也情不自禁地重複著【夢想、夢想】這兩個字。

      其實,在我退下立法會主席的位置時,我在澳門的政界和商界都已略有所成。也在眾人的眼中,我已可說是名成利就了。又因為我的職業生涯已長達40年,而我的年齡也已經是超過了一般人的退休年齡,所以在一般人的心目中都認為,我在人生中可說是已無所求了。當然如果我什麼工作都不做,盡情安享晚年,並過清靜的日子也不會令人奇怪。但我選擇了退而不休的生活,因為我要繼續追逐我的夢想。

      正如我上述的那樣,我的夢想是世界變得越來越美好,而美好是永無止境的,是需要千千萬萬代的人共同努力來達到的。為此,我選擇培養人才來讓我的夢想成真。也的確在我開始人才培養計劃後,我從年輕人中看到了希望,也受到了激勵。我不再在乎,我是否能親眼見到他們成名成才。因為我相信“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和“長江後浪推前浪”的道理。我深信他們這一代人一定會比我們那代人強,而每一個學生也都一定會比我強的。

      我對同濟的學生們從來不求回報。我對他們唯一的要求是,他們必須牢記他們是由同濟培養的人,並都能明白他們都是肩負著實現人類夢想的重責。在他們成長和成才後,能像我一樣,將他們沒能完成的一切,通過幫助他們的下一代,並讓他們的下一代,以繼承他們的工作為目的而奮鬥。我堅信如果在世界上的每個人,都能以此為奮鬥的目標的話,那麼經過千千萬萬代人的努力,我們的世界一定會越來越美好,而我的夢想終有一天會成真的。

      最近我一直在閱讀有關我國的佛學、儒學和道學大師南懷瑾先生的書籍。在《南懷瑾大師的16堂課》那本書中,有以下的一段話,對我的觸動極為巨大。它是:

“南懷瑾先生說: [人, 悟到了真正的無我、修行到了真正的無我,就是佛了。這個佛無我,自然無眾生,無壽者,這就是佛的境界。一切凡夫都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一切觀念的執著都是因為有我而來,所以真正無我就是佛境界。]”。當然,我知道我離開【無我】的境界還很遠,我也知道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成佛,但是我可在餘生的時日裡,以【無我】的境界作為自己人生的終極目標。因為一個人真正要做到【無我】實在太難了,但我下定決心我必須竭盡所能朝著【無我】的境界努力。

      那天,我們在下午7時20分左右結束了座談會。孩子們在座談會上都非常專心的聆聽,並都認真地做了筆記。座談會結束後,我們全體移步去了一家名為【 7 Mares 
】的飯店就餐。那晚是我這次歐洲行在里斯本和同濟學生們一起吃的最後一餐飯。我在餐廳裡看著高興吃喝的學生們,心中泛起一陣陣依依不捨的感覺。但是我明白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因此我在他們面前並沒有流露出我內心的感受。

     晚餐結束後,孩子們聚集在飯店門口送我上車。在昏暗的街燈下,孩子們的臉上不再有歡樂的笑容。為了不讓孩子們像以往多次一樣和我擁別時痛哭,我很快地上了我的車子。上了車後,我隔了車子上的玻璃看著一雙雙揮動的手,我的眼淚湧上了眼眶,我……。回到我下榻的飯店,我的心情久久未能平復。我坐在沙發上從我的背包裡拿出並打開由在里斯本的全體同濟學生們簽署的,一張【送給世界上最親愛的人】(Para a pessoa mais Querida do mundo)的卡。

      孩子們寫道:【親愛的主席,您的到來讓我們在異國他鄉感受到春節的氣氛和家庭的溫暖,祝願您健康、吉祥、幸福!孩子們愛您。】

      那晚我懷著平靜,但是非常依戀的心情進入了夢鄉,第二天早晨我醒來之時,第一眼就看到放在我枕頭旁邊的那張卡。(待續)

曹其真寫於2015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