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30th May 2015 | 生活點滴 | (252 Reads)

      我在拿筆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是2015510日母親節的早晨。今天我睡醒得比平時早,但醒來後我沒有立刻起床,而且坐在床上將房間的電視機打開看新聞。不過我的眼睛雖然凝視著電視機的畫面,耳朵也聽著由電視機發出的聲浪,但是我卻心不在焉的對電視機發出的視頻有視而不見、和對由電視機裡傳出的聲音有聽而不聞的感覺。我的腦子中不斷地出現著我的母親在生前和我共度時的片片段段,在那一刻我知道我是在想念我的母親了。

      吃完早餐後,我走進書房坐在書桌椅子上,並順手打開電腦,預備查看郵箱中的來郵時,我看到了放在書桌玻璃下面的兩張我父母親都只有20來歲的、放大的照片。這兩張照片雖然是70多年前照的,但是經過照相館精心的翻拍,照片還是保留得非常好。凝視著年輕的雙親,我內心感到特別的驕傲,因為他們在照片中都顯得非常的神氣和漂亮。特別是看到母親的照片時,心中更泛起了一陣陣對她的思念。母親在世的時候,雖然也已有了母親節這個節日,但是可能在當時社會上不像現在那麼地重視母親節,所以在我的印象中,我沒有和母親一起慶祝母親節的記憶。在那一刻,我真心的希望母親還在生,能讓我在每年的母親節時和她一起度過。

     我雖然自己沒有兒女,但是近年來的母親節,我會收到很多親友的孩子們為我發來的母親節祝賀。特別是澳門同濟慈善會的中葡法律雙語人才培養計劃啓動後的五年中,同濟的很多學生也都會在母親節為我發來問候。今年也不例外,還有學生專程到香港探望我並和我一起吃飯。孩子們的這些問候和舉動,都令我特別的感動。我決心在未來的歲月裡,我必須得對他們更加地盡心和盡力。

      由於近期我的精神狀態和以往相比相對不濟,並且經常感到疲倦,所以比較懶於書寫博文。其實我寫博客並沒有什麼特定的目的。不過,通過寫文章,我填滿了自己空餘的時間,也記載了我在那一刻的所思和所想。也因為我寫博文時,完全是執筆自娛。因此我寫文章前沒有腹稿,也沒有寫作提綱,更沒有固定的題目。因此我的寫作可說完全是即興的也是筆隨心轉的。

      也正因為此,當我精神不濟或感到疲倦時,雖然執筆在手,但我的思想無法集中,而且也是無法捕捉內心的真正感受。在那個時刻,我往往會有無從落筆的感覺。而且我深信即使強迫自己寫的話,也一定是寫不出好文章的。

      我高中的中文老師張珍懷先生,曾跟我說過她非常喜歡我寫的文章。因為她覺得我的寫作風格與眾不同,文筆很簡練清新。最難得的是我能用“心”描述我的所見所聞。張老師的這番說話給我留下的印象極為深刻。所以雖然在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前的過去的40多年中,我並沒有讀過一本中文書籍,除了在母親還未曾最後回港定居前,和張老師移居美國後,我用中文和她們通信外,我完全沒有用中文寫過一篇文章,但是張老師的這句話,我卻一直未曾忘記。

      其實雖然我長時期沒有接觸中文,但是為了提高我的英文水平,我在過去40多年的時間裡,堅持著我從小養成的讀書習慣。只不過我每天閱讀的並非是中文書籍而是英文的書籍。通過不斷的閱讀,我發現我最喜歡讀的,是平鋪直敘的、文筆簡練的、主題突出的、並且沒有太多華而不實的形容詞的、既有情節但也傾注作者情感的文章。也因此我認為對讀者來說好的文章,無論用中文或英文書寫,是文章的情節和作者傾注在其中的情感是否能引起讀者心靈上的共鳴。也因此我從開始寫第一篇博文起,我就告誡自己不能追求華而不實的辭藻,和虛構的情節。而是力求寫些反映我最真實的思想和情感的、和所思所想的文章,以供日後閱讀和幫助回憶。

      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不乏讀到辭藻華麗、但內容空洞且主題不突出的文章和來函。在那些文章中,充斥著美麗、拗口、甚至不切實際的形容詞,令讀文章之人眼花繚亂,並不甚其解。

      記得我的一位小輩,在他初到美國求學之時,曾給我發來一枚由英文書寫的非常長的電郵。在電郵中,他用了很多不常用的英文詞句。我相信他是要向我顯示他高超的英文水平。我在給他的回郵中向他指出,我們和別人通信的目的是要傳遞別人並不知道的我們所處的環境、和我們近況的信息,如果別人要通過查閱字典才能弄清楚我們所寫的內容,那麼不但會令收信息的人感到難堪、尷尬,而且也會影響這個人對我們的了解和無法達到我們花了時間和精力寫信息的目的。

      又如最近我收到的一位同濟慈善會學生用文言文給我寫的信件。收到信件後,我真是啼笑皆非和感覺難堪。因為對我這個古文底子特別差的人來說,我除了猜測信中的內容外,根本別無他法。至於說猜對猜錯更是無法確定。在這樣的情況下,除了浪費雙方的寶貴時間外,是無法達到通過信息,實現思想交流和溝通的作用。

      寫到這裡時,我看了書桌上的時鐘。我發覺在不知不覺中,我在電腦前已經做了近兩個小時。在這一刻我覺得腦子裡空空的,也好像覺得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可寫了。因此我想不如索性擱筆,等我捕捉到靈感時再重新執筆。但是離開中午外出吃飯的時間還有大約兩個多小時,因此我順手拿起放在電腦旁邊的、同濟慈善會同事Mandy贈送給我的,由作家張笑恒著作的名為《南懷瑾大師的16堂課》的書籍,繼續我昨晚的閱讀。

      其實這本書我於昨晚已挑燈初讀完畢。但是由於我的國學和佛學基礎非常差,而南懷瑾先生是通儒、釋、道三家的大師,所以在讀他的書籍時,我往往覺得,特別是第一遍閱讀的時候,真正地理解南大師所說的話的含意會有很大的困難。也因此,我會再三重讀。不過儘管如此,我很多時對某些章節的內容,還會是一知半解的。

      根據這本書封面上的內容簡介,作者張笑恒是從佛學的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著手,詳細敘述了南懷瑾先生科學的佛學觀,並力求將南大師心中生動、簡單、真實的佛的真義傳達給世人。是一本總結南懷瑾大師的學術理論和研究成果的著作。因此我知道對我這個剛接觸佛學和佛學理論的人來說,要在一時三刻之間讀懂這本書的內容是極其困難的。

      在過去的三年中,我閱讀了很多我以前從來沒有閱讀過的有關中國文化傳統和佛學的書籍。但是我常常在閱讀中遇到自己讀不懂和讀不通的困難。雖然我這人生成遇難而上的性格,所以我會重覆閱讀或向別人請教,直到讀懂為止。不過我也真正地體會到了【學海無邊】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現在我對自己過去以為本人的知識、閱歷都已很豐富的想法感到羞愧。看來在今後,我需要學習的東西還非常非常的多。

      當我再次執筆繼續寫我這篇博文的這一刻,已是5月10日母親節的晚飯後。今天中午我的一位親戚的女兒恩恩夫婦請我吃了飯,他們給我送上了祝賀母親節的一束漂亮的鮮花。在他們的陪伴下,我吃了一餐豐盛的母親節午餐。午餐完畢後我去看望了父親。

      父親最近因為胃口欠佳,所以不大願意吃東西。一個星期沒見父親,在看到他時,覺得父親比一個星期前明顯地消瘦了,可幸的是他的精神還是不錯。當我告訴他因為今天是母親節,所以我已有約而不能和他共晉晚餐時,父親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問我:"你沒有兒女,也有小輩和你一起慶祝母親節?"。而當我告訴他說我非但有飯吃,並且我也收到很多小輩的母親節祝賀時,父親笑顏逐開,並連聲說好。我和父親聊了一會兒後,回到家裡繼續我今天上午的閱讀直到離家赴晚餐的約會。

      對我來說,每次讀有關南懷瑾先生的書是一種享受,也是學習的好機會。如上所述,昨晚雖然挑燈夜讀時,我已將全書粗讀了一遍,但是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讀懂。因此在赴午飯約之前,和探望父親後回家再赴晚飯約之前的空餘時間,我將這本書中我沒讀懂的部分重新讀了好幾遍。在這一刻,我還是不能說,我對全書已讀通和讀懂了,但是比起昨天晚上的情況來說,我自覺是好多了。

      在這一刻,我想起了書中的第四課《忍耐一切不如意》中的第3、4、5節【每一種創傷,都是一種成熟】;【你永遠要感謝給你逆境的眾生】;【不受磨練不成佛】。

我非常欣賞在這幾個小節裡的幾段文字。它們分別是:

【萬事順意是不利於成長的,太舒服的生活會消磨你的意志,讓人的修養和學識停止不前。只有忍受苦難,經受必要的錘鍊,才能讓一個人走向成熟、擁有大智慧。】;

【佛說:在順境中修行,永遠不能成佛。你要永遠感謝給你逆境的眾生。當人們給我們製造逆境時,我們或許會感到自己吃苦了、受委屈了,但也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們才能得到磨練,提高自己的素養。我們能不感謝他們嗎?南懷瑾先生曾說: 逆境是成長必經的過程, 能勇於接受逆境的人, 生命就會日漸茁壯。】;

【佛說:“十方三世一切佛皆以苦為良師”。沒有苦,不可能成道。逆境是增上緣,因為有苦,人才會努力、思考、精進,才會領悟,這就叫因苦成佛。】;

【要成為大佛,就必須要忍受艱苦的雕琢和錘鍊。忍是修行必須的一種精神,同時也是人獲得成就的不可迴避的路程。】;

【弘一法師曾說:“能受鍛煉,便如松柏歷歲寒而逾堅;不受則如夏草春花,甫遇風霜,頹靡無似矣。” 一個人不經過艱難困苦的環境的磨鍊,知識、思想和修養就很難取得大的進步,也不會對生活有深刻的感悟,自然也就難以頓悟成佛了。】

      寫到這裡,我想到了在自己的人生中,經歷過的不計其數的逆境和走過的無數條艱難困苦的道路。在此刻我充分地理解了南懷瑾先生說的那句【逆境是成長必經的過程, 能勇於接受逆境的人,生命就會日漸茁壯。】。也在此刻,我覺得我在過去常常怨恨那些曾經給我製造逆境的人是錯誤的。因為如果沒有那些逆境,像我這樣生長在溫室中的人,是永遠不會知道人生中的苦難。在人生道路上,相信我也不會具有不怕苦、不怕累、不斷學習、不斷求上進的奮發向上的鬥志。那麼我的一生就很可能是在庸庸碌碌、毫無作為的情況下度過的。也因此我真心感到,我應該感恩於那些給我製造逆境的人,因為他們才是為我的成長增添動力的人。

      最後,我不得不提的是,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幾位走上社會的學生個個都是好樣的,他們不但工作勤奮,而且特別刻苦耐勞、任勞任怨,他們都分別獲得了他們上司的讚賞。在此我特別要提的是剛從澳門大學唸完導論課程(等同法律碩士資格)的顏曉蓉,她白天任職律師樓,晚上唸律師公會辦的課程,而她的工資勉強夠她獨自生活的開支。不過在兩個月前,她推掉了一份可獲超過現職工資4倍多工作的邀請。她的理由是她還年輕,只要她能學到本事,她吃些苦沒有關係。她的願望是要從低層做起,並把自己的基礎打得紮紮實實。當我聽到她這個決定時,我內心感到的欣慰是難以形容的。我在心中默默地向她說:“曉蓉,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沒有白培養你。”

 

曹其真寫於2015年5月21日